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785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WT43 夢100衍生同人本。微光雨

微光雨

配對:對星星許願角色。紫雨/卡斯托爾/波魯庫斯/阿魯泰爾/貝迦/迪涅芙
(清水向,是否有配對請自由心證)
書名:微光雨
筆墨:洸離
丹青:勻風
規格:A5,24P,騎馬釘本
字數:7000左右
售價:50

首販場次:CWT43
2016/8/13
攤位號碼:G35
攤位名稱:弄天

*

我是洸離,感謝您的點閱,這是我第一次寫夢100的本
很喜歡對星星許願的幾位王子殿下,挑戰一下清水的短篇故事(其實有隱性配對啦,我只是不好意思/////)
如果喜歡我的文字&和我喜歡一樣的王子殿下(配對?),也歡迎搭訕~OwO~

*

 微光雨

 

時候的你,就像是陰鬱沉重的雨水一樣那。

 

戴著純白手套的指骨無意識握上手肘關節位置,無端地,紫雨想起總以大開大闔的戲劇誇張方式表現對於藝術熱愛的旅行夥伴,輕輕嘆了一口氣。

 

害羞、怯弱,猶如一株安靜的植物,似乎是他甩脫不掉的既定印象。

 

自然垂落的另一只手,彷彿想替自己增添一絲勇氣似的,撫上懸垂於腰際暗袋貼身攜帶的短刀刀鞘,透過與肌膚相連傳遞的冰冷金屬觸感,尋找堅定的理由。

 

被初生小狼叼走,曾經想要放棄的那一剎那,是內心堅毅果敢的公主,推了自己一把,更賦予短刀嶄新的意義。

 

『不好意思,擅自將你的短刀鑲嵌梅紅碧璽,我希望紫雨你能傾聽心底的溫柔。』

 

==================

                                 

言行舉止優雅的白衣青年,修長指節纏上頑固飛翹而起的墨黑短髮,蜷出弧彎,「紫雨,你真是一點都沒變呢。」

 

翠色眸底眨著煙雨般的盛綻笑意,隱約閃爍寵溺的光輝,然而,沒有鬆開握住紫雨的手。

 

「兄長…。」青年不知該如何反駁言祝,一臉困窘地覰向相連的血脈,猶豫是否抽開被改握為牽的手掌。

 

「紫雨小時候,總拉著我的衣襬跟在身後,可愛的緊。現在,不能要你這麼做吧?」言祝將不欲人知的懷念包裝在愉快的調笑裡,淡成迤邐。

 

他懷念的,是當年猶如溫馴小動物兜轉在身旁的紫雨,已經,都過去了…。


==================

 

我不是卡斯托爾,是波魯庫斯,請不要把我們兩個混為一談。

 

榛子奶茶色的短髮後梳至腦後,隨性以造型簡單的髮箍圈住,掠過一抹飛揚的金藍雙眸,一瞬不瞬盯著不遠處口味琳瑯滿目的紅瀲瀲蘋果糖,卻不走近。

 

遠遠地瞧著,劃開疏然退離的距離,將內心的一切真實企盼,全部割捨。

 

單向傳遞的悲喜,無法透過言語觸摸彼此心跳。共生的菟絲花,汲取彼此的養份,誰也離不開誰。

 

「卡斯托爾?」風起般的溫和嗓音輕輕在耳畔響起,率先映入波魯庫斯眼簾的,是一顆蘸滿焦糖與粉嫩棉花糖的晶瑩豔紅蘋果糖,青年靦腆的笑容,藏在水靈靈點心的背後。

 

「是波魯庫斯!」有點粗魯地糾正,即使否認自己存在的可能性,波魯庫斯的潛意識裡,仍然執拗地渴望被被正視。

 

在徹底消失之前,曾轟轟烈烈活在某一個人的記憶裡,曾經。

 

==================

 

「唉呀唉呀,貝迦你的小熊面具沾上一整塊的汙漬。」唐瓷娃娃般白皙漂亮的淡髮青年,一面調整著鵝黃四重大里花髮釵,一面以過度愉悅的語氣,好心提醒非常注重儀容打扮的友人。

 

「迪涅芙,在哪裡?!」貝迦大驚失色,顧不得手上又是棉花糖又是香蕉巧克力,急切地想把新買的面具摘下來仔細檢查。

 

瑩藍眸子裡潑墨著急迫,不得餘裕的雙手,顯得左支右絀,模樣竟有些狼狽。

 

完完全全看好戲心態的迪涅芙,眨著惡作劇得逞的頑皮眸光,大大方方欣賞貝迦不是每天都有的手忙腳亂。

 

偶爾的偶爾,還會善意告知:甜軟的棉花糖要沾到你的頭髮囉,貝迦。

 

「嗨,阿魯泰爾,貝迦的少女心又發作了。」迪涅芙笑吟吟地扇抵下頷,面不改色對晚到的高俊青年睜眼說瞎話。聲線壓得低低的,柔柔的,一字不露洩給貝迦。

 

阿魯泰爾無奈笑了笑,以身型的絕對優勢,輕而易舉替貝迦解下始終無法順利拆卸的明黃小熊面具,「貝迦?」

 

最重要的,最想念的容顏無預警放大在眼瞳裡,嚇掉了貝迦腦海裡所有對白,只能機械式接過面具,一臉泛傻。

 

若瞧得仔細些,貝迦的臉色,其實微微炸裂開來,像天邊彩霞,妝點著殘紅粉橘。

 

「你的小熊面具怎麼了?」穩重的阿魯泰爾,眼底暈染一層斑斕的星輝,無聲放繹溫柔的歌。那是一股獨特的魅力,拉回貝迦漫離的思緒。

 

乾淨明亮的小熊面具,靜靜躺在貝迦手掌心,後知後覺意識到自己被迪涅芙耍著玩的青年,忍不住哀怨瞅了阿魯泰爾一眼。

 

好丟臉…。

 

==================

 

阿魯泰爾買了兩枝奶黃星星糖,作為賠罪的禮物。

 

琉璃般剔透澄淨的星星造型,折射無與倫比的美麗。貝迦透過甜膩的糖果,瞧見阿魯泰爾微微苦笑的側臉。

 

他,是不是只顧著哀婉自己的窘境,沒有考慮到阿魯泰爾呢…?

 

「阿魯泰爾…,對不起,我滿腦子只想著維護自己的男子氣概,忽略了你的感受。」下定決心的青年,老老實實地道歉,同時,和盤托出自己與迪涅芙的賭局。

 

「貝迦一直很有男子氣概哦,公主也這麼認為,不是嗎?」

 

明白始末的阿魯泰爾,朝貝迦咧開對方十分熟悉的柔和弧彎,彷彿梨花靜靜飄落眼前,一片歲月靜好。

 

同時,不忘提起可擬星光璀璨的耀眼少女,增強貝迦的信心。

 

「迪涅芙,賭盤的條件能不能更改,讓貝迦不要這麼為難?」阿魯泰爾一臉誠摯認真,讓人,不忍拒絕。

 

「你要代替貝迦履行的話,我不反對哦。」迪涅芙露出可愛的笑靨,好像有兩個酒窩似的又甜又軟。然而,輕吐的要求卻讓人不寒而慄。

 

==================

 

 

「我已經寫好了。」迪涅芙嘿然一笑,同時向不遠處的紅髮青年招手,惹來對方一陣沒來由的不寒而慄。

 

「我突然有點同情起安維了,他似乎成為迪涅芙有興趣的捉弄對象了。」貝迦對騎士之國的王子,遙寄同情的目光。

 

「我有同感,既然他們遠道而來,晚點我們隆重款待重要的客人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