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7972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香檳薔薇

米白基底的教堂,綴滿了鮮花作為裝飾,莊嚴肅穆中帶著幾分浪漫的甜美情懷。

 

丁拉著庚坐在教堂最後方的木頭長椅上頭,興味地欣賞與神樂殿截然不同的信仰形式,手裡,還握著一包紮著海棠紅緞帶的手工餅乾。

 

隨手抽掉微捲的雙色漸層緞帶,讓裡頭撲鼻的清新玫瑰香氣溢了出來。丁拈起其中一塊,湊到庚的唇畔,餵食的意圖,清晰地太過。

 

「吃吃看,剛才的攝影師助理給我的。」

 

丁眼帶笑意,卻是由不得庚拒絕。

 

「就會哄女孩子開心!」

 

不太認真地笑罵了句,庚倒是溫順地張嘴咬下,由著丁胡鬧。如果他不乖乖合作的話,某個人恐怕不會善罷干休。

 

入喉瞬間,玫瑰甜香在口中炸裂開來,隨即是天竺葵的甘美滋味,咀嚼到最後,尾韻竟出現一絲荔枝甜氛,極為豐富的層次感,很是讓庚驚奇。

 

丁近距離觀察著庚的側臉,卸除了誇張的胭脂紅眼妝以及毛絨絨的絨球大耳環後,男人原本丰神俊朗的五官輪廓,完完整整呈現在他蜂蜜色的瞳眸當中。

 

清俊地讓丁捨不得別開視線。

 

庚吃東西的時候目不斜視,等吃完整塊餅乾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丁又貼了過來,一張俊臉幾乎要親上他的臉頰。

 

「再多吃幾塊吧。」

 

丁再接再厲地塞餅乾,雙手也開始不安份起來,一會兒摩挲著庚不斷張闔的唇瓣,將之染成瑰麗的桃花紅;一會兒堂而皇之伸進庚的檀口中,挑逗對方敏感的舌根及上顎末梢,讓被妨礙進食的男人的唾沫不受控制地沿著嘴角流淌而出,發出破碎的低吟聲。

 

過程中,丁偶爾會銜住餅乾的一端,強迫庚與自己共同品嚐,吃到最後的時候,兩個人通常會親在一塊兒,相濡以沫。

 

丁就這樣一塊接著一塊拿,庚基本上沒有注意對方給他吃什麼,直到咬到魚目混珠的橙酒巧克力那一剎那為止。

 

從咬破的巧克力中,流出香醇的酒精內餡兒,庚惡狠狠地瞪著丁,對方回給他一個無辜的微笑之餘,雙手扣住庚的腦袋將之壓向自己,死死堵住男人的唇,防止庚有機會吐掉橙酒巧克力。

 

庚一直無法順利將酒精液體渡給丁,雙眼越瞠越大,一個閃神,男人的舌葉狡猾地伸了進來捲纏,一面舌吻一面強逼庚吃下所有的巧克力。

 

氣喘吁吁地分開時,庚酒類不適的體質發作得又快又急,腦袋被醺得暈頭轉向,無法正常思考。

 

「丁,你竟然算計我!」

 

「庚,你想要我公主抱呢?還是扛回房間?」面對眼底暈紅一點殺傷力也沒有的庚的質問,丁笑嘻嘻地提出選項。

 

面對丁此時此刻格外可恨的笑臉,意識到自己已成俎上魚肉的庚,忿忿地又瞪了對方一眼,隨丁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