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狐狸染

狐狸染

 

「你不能換副耳環嗎?」

 

丁瞇縫著燦如寶石的琥珀色瞳子,一臉嫌棄地盯著庚耳骨上的雪白絨球瞧,感覺上,隨時都會出奇不意伸手揭下來的不豫模樣。

 

米白漸層寶藍的流蘇,隨著庚側首的弧度畫出柔和的圓,墨色襯衫與燕尾襬的筆挺西服外套,一絲不苟地貼在青年頎長的身軀上,形成一幅歲月靜好的畫面。

 

「這裡不是九曜你我的府邸,別在外頭動手!」

 

不怎麼會說好聽話,庚粗魯直白地警告身邊顯得躍躍欲試的青年。辛正在試裝,如果讓純粹的少年正好撞見極其曖昧的一幕,他不確定自己是否會失手掐斷某個胡言亂語的傢伙脖項?

 

辛所見的世界,一片光明美好,庚絕不允許任何人,玷汙了!

 

「庚,你換是不換?」

 

丁的眼眸瞇得更細,透出一股異常危險的味道,隱隱約約,還帶有不易察覺的狡獪,耐心等候庚,願者上鉤。

 

「拿來。」

 

清楚丁早有預謀,很多時候縱容對方意氣用事的庚,不過選擇再一次地妥協。青年的花招層出不窮,他只管兵來將擋。

 

聞言,丁淺笑了起來,笑容清豔似幻,然而,庚卻沒有漏看對方盈盈笑語的背後,彷彿偷腥貓兒得逞似的得瑟。

 

掌心中,被置入一副碧藍的琉璃珠垂穗耳環,晶瑩剔透的溫潤成色,在陽光下,折射著無與倫比的美麗。

 

順應著丁眼底暈染的期盼,庚從善如流地更換了他的耳環。

 

見狀,丁俊美無雙的臉龐上,咧開著猶如櫻花盛綻般的清冽笑意。隨手撈起桌上的細簪子,在腕骨上金屬手環鋃鐺相撞的同時,盤起自己一頭柔軟白髮,讓同款不同色的雪青琉璃珠耳環,完整暴露在庚的眼前。

 

「你啊,就會在這種地方上頭較真。」

 

庚失笑搖頭,默許了丁的小小機心。最後,在辛離開試衣間之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靠著身型優勢阻絕他人視線,傾身沾上青年的唇瓣,低喃著自己一生只有一次的認真。

 

「一十二時不別離,郎行郎坐總隨肩,丁,生日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