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睡黑狼

沉睡黑狼

 

天藍色髮絲,散落在雪白羽毛枕上,斂下平時精悍香檳金色眼眸的五官,此時此刻顯得毫無防備,帶著幾分嬌憨的意味兒。

 

赤裸的上半身,半露在被褥之外,精實的肌肉線條,卻搭配瑩白膚色,凸顯一股衝突的美感。

 

在執事引領之下,走入臥房的少女,看到的,便是這一幅難得的歲月靜好。

 

『公主殿下,真的很不好意思,明明是Ira殿下邀請您來的,殿下卻還沒有起來呢。要不要我先替您準備熱可可?』

 

『麻煩你了,我可以直接去找Ira嗎?』

 

黑與白為主的冷色調臥房,猶如掌管憤怒情緒的王族青年一般乾淨俐落,這是少女初次走進Ira的私人空間,一窺青年不為人知的一面。

 

冷白牆面上貼著大理石磚砌的壁爐,明黃篝火搖曳著溫暖光暈,少女端著托盤站在門邊思考了一會兒後,將添加滿滿奶油熱騰騰的可可,擱置在不對稱花邊曲線構圖的矮桌上,躡手躡腳地湊到床畔,趴跪在床沿,近距離觀察Ira酣睡的容顏。

 

背後的蝙蝠翅膀,柔軟地蜷縮在一塊兒,粉藍短髮形成淺淺的陰影,覆蓋在青年眼簾的位置,與眼角的淚痣相互輝映,柔和了整體畫面。

 

若不是看過Ira為受刑人上課時嚴厲肅穆的一面,少女幾乎要錯覺,青年是個和Vedy一樣恣意揮灑青春的明亮大男孩。

 

少女的視線,隨後落在床頭櫃上夾著書籤整齊疊放的精裝書本上頭,在不吵醒Ira的前提底下,削蔥管似的纖細雙手,小心翼翼地越過青年,取下其中一本。

 

金葉書籤,在少女翻開書頁閱讀起上頭洋洋灑灑的飄逸註解時掉落下來,在床褥上,發出猶如銀針尾地的細膩聲響。

 

「太好了,Ira看起來很喜歡Vashti挑選的禮物呢。」少女悄悄鬆了一口氣,發出小小的感嘆聲,同時將霸道男人的體貼細膩,放回原本的位置。

 

輕巧地倚靠在床緣,眼神靜靜穿梭於青年的房間內陳設上頭,最終,定格在拆封的紅茶茶葉罐子上,賴著不肯走了。

 

沉睡的青年,此時翻過身來,半裸的身軀正巧壓在金屬書籤上頭,冰冷的觸感登時刺入肌膚,讓Ira發出細微的嚶嚀,有些不情願地伸手摸索,想將惱人的異物驅逐。

 

骨感修長的大掌摸呀摸的,最後竟陰錯陽差地握住少女的皓腕,讓沒有注意到Ira無意識細小動作,正以目光瀏覽青年房內的對方,著實嚇了一跳,驚呼出聲。

 

女孩子特有的短促高音,瞬間強制啟動Ira還處於游離狀態的迷糊腦袋,雙眼一睜,秀麗的臉龐冷不防映入檸檬金色的眼瞳…。

 

Ira活像觸電似地一骨碌從床上彈跳起來,旋即露出少女曾於表演賽過後目睹的自我厭惡,一臉聲無可戀的死寂模樣。

 

少女還記得,那一場精采絕倫的賽事結束後,Ira久久不能排解發動異能力卻被Las魅惑轉向攻擊隊友的失落感,一個人窩在角落,半口Vashti準備的豐盛料理也沒碰。

 

『就先把Ira扔在那裡別管了,萬一一句話沒說好,他會更失落的。』

 

張開雙臂,少女輕輕地抱住自責自己失誤竟讓對方久候的青年,「我很高興,貝爾干特新品種的蜜香紅茶得到Ira青睞呢。不曉得Ira偏好的口感,送出去之前一直很擔心。」

 

試圖移轉青年的注意力,少女努力地傳達自己在受邀參加沃塔里亞王子們的聚會之前,腸枯思竭準備的美麗心意。

 

透過相連肌膚,能清楚感受到Ira的臂膀正微微顫抖著,少女只好更用力抱緊青年,幾乎,把自己深埋進Ira的懷抱中。

 

維持著擁抱姿勢好段時間後,少女肩頭忽感一沉,一顆有著酥酥晃漾短髮的水藍腦袋,就這麼靠了上來。眼角餘光處,隱約可見Ira貓兒般的金色眉眼,彎成淺淺的新月弧。

 

「即使摀住我的雙眼,也無法抹滅妳的笑容和溫柔。我想和妳一起度過假期,以至於到昨天晚上才有時間拿出Vashti給的書搭配妳的紅茶來閱覽。

 

不過,似乎太懈怠了…。」

 

Ira緩緩地告解,一面蹭著少女的頸窩,沉默地撒嬌。

 

脖項讓青年短髮搔拂地又癢又麻,思緒,不受控制飛回第一次和Ira牽手散步的那一天。

 

『大家都很怕我不敢靠近。』

 

『在旁邊突然發火的話,誰都受不了的吧。』

 

故作鎮定說是無悔結局,藏在緗色眼底下的寂寞和孤獨,卻深深刺痛了少女。即使畏懼Ira發火時渾身上下散發的冰冷氣息,少女仍舊義無反顧,走向事不過三的Ira殿下,傾身抱緊無聲發出求救訊息的青年。

 

「稍微等我一下,我換件衣服。」貪戀少女體溫的Ira好不容易抱夠了,後知後覺想起自己目前的衣著並不得體,厚實大掌就這麼蓋在對方的眼皮上,讓少女閉眼暫候。

 

少女溫順垂著纖長眼睫,聆聽衣物磨擦的窸窣,迴響在安靜的室內空間當中。

 

「讓我幫你好嗎?」青年實在耗費太長的時間穿戴,當少女忍不住睜眼回眸,瞧見的便是始終不能好好讓角露出兜帽之外,有些不悅的青年。

 

氣惱的Ira上下晃動腦袋表示同意,由著少女柔嫩雙手,撫過細軟短髮觸摸他的臉頰和角,仔細為自己戴好兜帽。

 

離開臥房之前,Ira臨時起意拿起矮桌上的三叉戟小髮夾,別在少女蜜糖棕的瀏海上頭,「這髮夾總共有七個,Vashtiスペルヴィア首次設計發表會上給我們一人一個。我的這一個,妳願意為我戴上嗎?」

 

檸黃眼眸,夾雜隱晦期待望著少女,Ira並不自覺,他的尾巴正搖啊搖的,像Vedy開心的時候,暴露的鮮明情緒。

 

體貼的少女,意識到青年問句底下的顫巍巍期盼,漾開清靈的笑容,點點頭。孤寂的Ira,渴望有人陪伴的溫度,這份孑然一身的主權宣示,讓少女怎忍拒絕?

 

那一剎那,Ira發自內心笑了起來,就像個天真的孩子。

 

紳士地比出邀請動作,縱然壓抑第三次的憤怒之情對Ira來說困難重重,但他仍樂觀相信,總會做到的。因為在青年身邊,有個能為自己遮去一切,為他心疼的美好存在。

 

「走吧,說好這幾天要帶妳好好參觀沃塔里亞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