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薔薇獨角獸

薔薇獨角獸

 

一架冰冽晶瑩的水晶三角鋼琴,靜靜陳列在露天花園庭院一隅,珊瑚粉、鵝黃及象牙白的盛綻薔薇花,帶著翠綠枝枒纏繞妝點在鋼琴週圍,開出絢爛又柔美的氛圍。

 

疏冷的弦月光芒,穿越常年繚繞的雲霧,灑落於坐在三角鋼琴前身著雪白西裝的青年身上,彷彿鑲嵌了一層銀底色的霜,與Ira垂眼斂眸的閑靜容顏相互輝映,遺世而獨立。

 

庭院裡沒有燈光,只有天穹上閃爍的星子與一輪明月,照耀著一身冷白的演出者與晶瑩剔透的三角鋼琴,竟,瑰麗地讓人有些不敢逼視。

 

賓客們無不屏息凝神,等待Ira的修長雙手,落下第一個美妙音符。

 

「那架水晶鋼琴是Vashti眾多的個人收藏品之一,不過他從來不彈,Ira才是它的真正使用者。」

 

立於陰影處,能將Ira即將粉墨登場的演奏盡收眼底的Vedy,壓低音量悄悄向身旁的少女吐露不為人知的小小祕密。

 

「今晚的表演者是Ira?」明眸杏眼困惑地眨了眨,Vedy神來一筆的安排,猶如,霧裡看花。

 

青年嘿然一笑,身後的惡魔尾巴歡脫地搖啊搖的,無聲透露著趕快詢問我的愉悅氣息。

 

「中規中矩地坐在水晶鋼琴前彈奏多彆扭啊!讓認真嚴謹的Ira演出才稱得上適才適所,他的鋼琴彈得可好了。」

 

Vedy來說,優雅規矩地完成一場天籟聆聽是件苦差事,他更中意恣意揮灑青春汗水之類的熱血活動。

 

一手理所當然地輕輕環著少女的腰際,另一隻空閒的手,偷偷地握著一把未點燃的煙花棒,從奧茲緊急進口的。

 

「妳等一下不可以看Ira或是其他男人,只能注視我一個人!」與Ira交換了開始訊號的眼神,Vedy臉上漾著淘氣邪肆的笑容,湊到少女耳畔,低喃霸道。

 

不待少女理解消化自己的弦外之音,Vedy刷地點亮手中所有的煙花棒往Ira的方向衝了過去,同一時間,琴前安靜佇立的青年猛然打開鋼琴蓋,砸下氣勢磅礡的重音階,宣告,正式開場。

 

壯闊激昂的旋律中,搭配豪邁高亢的人聲吶喊,連續節奏急促又緊逼,尖拔入雲霄,交織出一幅戎馬征伐的枕戈泣血。

 

旋即,金屬鳴奏鏗鏘迭起,如同滂沱大雨,一聲快過一聲,一下重過一下,壓迫聽覺的同時,給與無法喘息的戰慄感。

 

Vedy像是一只俯衝而下捕食的兇猛鷹隼,飛快旋轉著手中燃燒的煙花棒,在引以為豪的強烈律動中,配合慷慨高昂的樂曲,以力量的美感,挑、刺、劈、砍,劃出流星閃爍的燦爛焰火。

 

行雲流水的流暢動作,牢牢抓住賓客的視線,專心致志追隨著青年矯若游龍的身影,幾乎忘了要呼吸。

 

在煙花棒即將熄滅之際,Vedy以一個漂亮的鷂子翻身,騰空接下暗處投擲而來的火把。

 

青年不停歇地飛旋,跳躍,讓流火游離在沐浴月色下,冰瑩夢幻的Ira周遭,串連成八方縱橫的夜炬魚龍,灼燒整個天涯。

 

所有人沉浸在波瀾壯闊的雄渾樂聲中,久久不能自已,最終,當樂章由疾趨緩,低迴折顫只餘一縷游絲時,如雷掌聲,炸裂在夜空翩翩旋旋飄落的粉紅薔薇花雨裡,響徹雲霄。

 

盞盞燈具在此時被點上暈黃搖曳的朦朧燭花,晦暗的庭園一下子變得柔和又溫馨。鋪著素白桌巾的長餐桌上,擺放琳瑯滿目的精緻美食,並裝飾著插在琉璃花瓶裡的各色薔薇花,綻放嬌艷的妍麗身姿。

 

「怎麼樣?我很帥氣吧?」表演結束的Vedy,竄到少女身畔,彎著腰桿子,雙手負立在背脊,溫熱鼻息噴在對方柔滑肌膚上,湊得好近好近,一臉地邀功討好。

 

還陶醉在方才精采絕倫演出當中的少女,用力地點了點頭,「Vedy,這真是太棒了。」

 

青年一聽到少女的衷心稱讚,一把抱住對方,尾巴開心地搖擺起大大的弧度,翅膀也搧啊搧的,半點藏不住好心情。

 

胸前的臟器,還劇烈跳動著,透過相連的膚肉,完完整整將自己方才的激情與決心,傳達出去。

 

「這次的晚宴,依照妳之前說過的自助式Buffet規劃,一起看看我的籌辦成果,為我打出一百分的好成績吧。」

 

抱了好一陣子後,Vedy總算心甘情願地鬆手退開,紳士地比出邀請動作,將怕少女想家的體貼細膩,掩飾在歡天喜地的盛宴背後。

 

被窺破一點不欲人知的柔軟心事,少女又詫異又感動,凝視眼前俊朗青年的眸光,比喜歡還溫柔。

 

細軟柔荑,毫不猶豫搭上青年長年打籃球帶有細薄繭子的厚實大掌,「Vedy,謝謝你,真的。」

 

Vedy有些不好意思地搔著耳骨,讓上頭的金屬耳環,碰撞出琅玕的清脆悅耳,藉此掩藏自己臉色上的薄紅。

 

「我不喜歡妳的目光逗留在其他人身上,這樣子,妳就會只住視著我一個人吧?等一下過去找Ira他們的時候,妳要親我一下,證明我比Ira更有魅力哦。」

 

有點孩子氣地為自己爭取獎賞,少女雖然對於在其他王子面前親熱感到難為情,不過面對青年晶亮亮的眼神,卻捨不得拒絕。

 

兩人手牽著手一同走向取餐區,毫不意外Grad已經在那兒大快朵頤,手上還端著一個盛滿各種口味Cap Cake的白瓷盤子。

 

「你的動作也太迅速了,剛剛不是和スペルヴィア一塊兒在二樓灑花嗎?」Vedy不太認真笑罵著,不忘為少女拿取圓盤子,挑揀幾塊可口的戚風蛋糕。

 

Grad大口咀嚼著奶酒巧克力風味的Cap Cake,雙眼不離白盤子上頭的紅豆蜂蜜口味,奶酒特有的甜香混合著酒精刺激味蕾,通常只是進食,不做任何多餘思考的"暴食"王族青年,不由得緩了自己的步調,慢條斯理地品味。

 

努努下頷,「スペルヴィア在那兒,挑三揀四的,一下子又說要把Cap Cake上頭的棉花糖和熔岩巧克力全刮掉,太浪費了。」

 

「你根本不曉得我的堅持有多辛苦,每次看你吃東西都讓人很不爽!」人就在附近,對滿桌令人食指大動點心猶豫不決的スペルヴィア,恨恨地走過來指責Grad不懂自己的煩惱與疼痛。

 

乾淨的空盤,是一場美麗的錯誤。

 

Vedy聳聳肩,俐落地用銀質小叉,切好一口左右的份量,轉頭對著少女耳鬢廝磨,「這塊草莓戚風超好吃的,妳先試試看。」

 

對方微微赧紅著臉,溫順接受青年的餵食,隨即,一雙水盈盈的杏色眼眸,眨著驚艷。

 

滿意地將小盤子遞給少女,讓對方繼續享用,再走到スペルヴィア身邊,趁踟躕的青年不注意,接連夾了玫瑰荔枝戚風及楓糖戚風進對方的空盤子裡。

 

Ira知道你不喜歡太甜膩的甜品,特別紛附過師傅調整比例,吃看看吧。」在青年發難之前,Vedy露出小虎牙,勾開邪佞笑容,刻意強調了Ira的名字,要對方安心。

 

スペルヴィア又瞪了開始進攻第二盤Cap CakeGrad一眼,才小心翼翼地開始品嚐,當然,一口奶油也不肯碰,仔仔細細地刮除。

 

Vedy替自己拿了一杯Riesling為少女選擇StrongbowApple CidersIra也在場青年不敢造次挑烈酒。

 

Apple Ciders帶有明顯的氣泡,喝起來有點像是啤酒,微酸微甜的口感中混合夏日氣息的接骨木花香及蘋果滋味,很適合女孩子飲用。

 

「你喝低酒精性飲料?」香檳色的甜酒,讓少女覺得有點意外,她本來以為,Vedy會喜歡味道更濃烈一點的。

 

青年伸出瀲紅舌葉,舔了舔嘴唇,漾著邪氣笑意,有別於Las成熟魅惑的性感意味兒,反而透出一種大男孩的天真,「要顧慮Ira的感受,不是嗎?」

 

說時遲,那時快,演奏結束後便不見蹤影的Ira,捧著心愛的熱奶油可可,來到Vedy身邊,薄薄的一層汗水,濕濡了天空藍的短髮,伏貼在青年韶秀臉龐上,襯頰上林檎初綻的紅。

 

Vedy惡作劇地朝少女吐了吐舌頭,以唇語提說淘氣,『不小心一點的話,第三次的Ira殿下可要發作了。』

 

少女莞爾一笑,將草莓戚風上頭的艷紅大草莓叉起來遞到Vedy嘴邊,看著對方心滿意足地張口咬下,尾巴擺動著愉快的弧彎。

 

這樣的Vedy,真是可愛極了,不知不覺間,少女的心情跟著柔軟了起來。

 

Ira,你的琴曲清耳悅心,非常好聽。」少女舉起了高腳玻璃酒杯,與青年相互碰杯致意,霎時,身後一道強烈視線,幾乎要透過她鑿穿Ira

 

一轉身,Vedy紅玉色的眼眸,如同燒成酒的滄海,沸騰著赤裸裸的嫉妒顏色,連掩飾都嫌多餘。

 

少女見狀,連忙安撫青年逐漸失控的心緒,「Vedy你們的配合度天衣無縫,能夠在沃塔里亞的重要節日上,欣賞到如此傑出的表演,我覺得很榮幸。」

 

二度被誇讚,Vedy終於意識到自己腳邊瀰漫不自覺溢出的紫色霧氣,趕忙收斂心神,壓抑他不合時宜的暴走情緒。

 

Las呢?不是警告過他正式演出的時候不要拿那把年久失修的破吉他,剛剛的不協調音是怎麼回事?」不完美的演奏,讓Ira檸金色的眼眸看起來有些陰蟄,含恨帶笑詢問始作俑者的所在。

 

「有什麼關係呢?本大爺的人聲吟唱正好和Las的老舊吉他搭成一絕。」習慣性善後的Vashti,不以為意地搭上Ira的肩頭,給"憤怒"的王族青年,順毛。

 

同時,低聲勒令Ira,不准破壞Vedy的晚宴。

 

Ira有些不高興地嘟嚷著,卻默認了Vashti的主張:誰也不能讓這場宴會蒙上絲毫失敗的因子!

 

Vedy這時不經意瞥見Vashti身上的西裝,正是九年前的那一套。紛飛的鮮紅,在質料上好的衣裝上,凝結成嫣然。即使經歷歲月的洗禮褪色了,對他而言,仍是不可承受之輕。

 

彷彿被當場掐住脖項般難受,Vedy緊緊握住拳頭,深吸了一口氣後,眼底,燃燒著熠熠之色,「Vashti,和我談談我失去的角。」

 

那一瞬間,幾個王子紛紛流露玩味或者驚訝的神情,最終,將沉澱的眸光,定格在Vashti身上,靜候。

 

「它已經是本大爺的東西,不過,Vedy你長大了。」霸氣豪爽的男人一臉欣慰,大掌拉過對自己而言還顯得太過清瘦的肩頭,一旁談心去了。

 

無法釋放的悲傷,也許只有透過相互檢視彼此血淋淋的傷口,才有稍得緩解的機會…。

 

Vedy沒有問題嗎?」少女有點擔心地凝望兩人靜靜走遠的背影,不由得脫口而出。

 

「如果晚點開場第一支舞的時候他們還沒有結束話題,要不要和我共舞啊?」

 

消失已久的Las忽地冒出來,笑吟吟地提出邀請,然而,話沒說完,先被Ira從身後踹了一腳,差點撞上持續享受甜品的Grad,被奶油抹了滿臉,模樣好不狼狽。

 

Las,可以請你不要越俎代庖嗎?」今晚炸毛過一次的Ira,語氣開始變得恭敬,額角隱隱浮現青筋,猶如即將噴發的火山,只待最後一回的刺激。

 

Ira你克制一點,第二次了,Vashti告誡過不許砸了Vedy今晚的宴會;Las,不要再試圖惹怒Ira

 

スペルヴィア一面不滿地把男人拉起來,抱怨對方糟蹋自己設計的西服,遞了條乾淨手帕,盯著Las清理衣物上的食物殘漬;一面提醒Ira,事不過三。

 

Las漫不經心哀號著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想要被可愛的女孩子如此對待,而不是他朝夕相處了二十年的兄弟。

 

有點氣惱的Ira,藉由大量甜膩膩的可可麻痺神經,藉此冷卻暴動的情緒。

 

眼前這一幕脫稿演出,讓少女一時忍俊不住,笑開滿室鋃鐺清脆,舒緩了秀麗眉宇之間默默凝起的皺痕。

 

「真是的,全是一群不乾脆的傢伙。」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病,不過,想要關心其他兄弟以及特洛伊梅亞公主的心情,是一樣的。

 

スペルヴィア彎身替少女理好微微凌亂的衣襬,出自他手筆的禮服自然是最棒的,隨時隨地都得保持嬌妍美好的姿態才行。

 

「光與影是並存的,Vedy那愛鬧騰的小子不適合陰影,妳只要站在原地,等待他帶著一身光采回來就好。

 

少女對直腸子的スペルヴィア抱以感激的微笑,她相信Vedy能跨出暗流洶湧的十字路口。

 

Vedy的母妃十分喜愛薔薇花,即使沃塔里亞的陰霾氣候不利於花苞生長,他還是拼了命地讓"嫉妒"的城堡裡,開出一片美麗的花季。」

 

Las曖昧地舔著指尖殘留的草莓奶油,娓娓道來背後的理由。

 

「可是,我好像沒有看過王妃。」搜索著記憶裡的片段,少女拼湊不出花前月下的繽紛。

 

「王妃在九年前過世,那場意外事故讓她打擊過度,一病不起,沒能等到Vedy清醒的那一刻。」難得正經的男人,在無喜亦無悲的語調中,清晰了當年痛不欲生的傷痕。

 

Las不去看少女眼中的不敢置信。

 

「那時候"嫉妒"的領地亂成一團,怎麼撐過來的,妳有興趣的話,問問Vashtiスペルヴィア剖開更多不曾見光的部分,他很清楚,Las不會透露連他們都不曉得的關鍵核心。

 

Vashti當時一肩撐起來的,可不僅僅是Vedy斷裂的犄角而已。

 

「已經,都過去了。妳只要給Vedy一個擁抱,陪在他身邊,平息他過剩的嫉妒之情。」見僕役開始替庭園掛上五顏六色的燈光,從頭到尾陪著Vedy策劃晚宴的Ira,提出現在的青年,唯一需要的支持。

 

善體人意的少女,堅定地點點頭,將多餘的萬水千山,飛快地收拾地乾乾淨淨。秀雅的臉龐,換上一張明亮的笑臉,準備,迎接Vedy歸來。

 

Ira閉上眼沉默地開始倒數,Vedy一定會趕上最後的驚喜,那是,青年臨時起意追加的橋段。

 

『我想給她一個別開生面的舞會開場,Ira,幫我預備些東西好嗎?』淘氣的青年,眼眸底眨著星光,撒嬌地理所當然。

 

五,四,三,二,一,當倒數結束,Ira睜開緗色眸子,炸開的煙火滿布在星輝斑斕的天空,此起彼落的讚嘆,不絕於耳。

 

Ira悄悄地轉身,正好瞧見準時折返的Vedy,手裡攢著一顆顆色澤粉嫩的氫氣氣球,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夥子,走近特洛伊梅亞的公主殿下。

 

他淡淡笑了起來,眉眼彎成好看的新月弧,一步一步,走向水晶鋼琴所在之處,打算替Vedy今晚的第一支舞,來場即興伴奏。

 

清澈透明的琴音緩緩流瀉,溫柔包覆月下翩翩起舞的一雙人影,全場鴉雀無聲,將祝福的視線,輕輕投射。

 

當一曲奏罷,Ira沒有馬上將位置讓給琴師,他只不過,再開一闕新的樂章,配合各就各位的其他王子,獻上屬於兄長們的關懷。

 

It's show tim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