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4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豪傑之舞。沉醉香

豪傑之舞。沉醉香

 

風聲穿透玻璃窗在耳畔狂妄地呼嘯,傾盆驟雨幾乎模糊了眼前視線。丁忿忿不平地在首都高速公路上驅車狂奔,無視車外狂風豪雨,一路將油門緊催到底。

 

一手搭在方向盤上,一手煩躁地拉開束縛在胸膛前的松花淡翠領帶,讓原本筆挺的布料鬆垮垮掛在白皙的頸骨上頭。

 

平時精黠的琥珀色瞳子,此時透著微微的血絲。短期內沒日沒夜加班,腦海裡只剩下摟著情人好好在床上睡到日上三竿的丁,無聲問候了某某人好幾聲。

 

『丁哥,庚哥還沒有回來!』

 

約莫一個小時前,丁拖著疲累至極的身軀把自己弄回家,迎面而來的卻是一臉驚慌失措的甜美少年,登時,讓他擰了眉。

 

『辰非找庚幫忙不可嗎?!乾還有離呢?!』

 

處於低血壓狀態的男人,耳聞少年忠實轉述讓自己心驚肉跳的內容後,不由得炸鍋了。

 

『離哥這幾天在國外巡迴演出,乾哥不放心,跟著去了。現在辰哥身邊,沒有人,所以庚哥,決定跑一趟。』

 

糖花般可愛的少年,被丁突如其來的怒氣嚇著,斷斷續續囁嚅著,很努力地拼湊出完整的事實經過。

 

『丁哥會把你心愛的庚哥平安帶回來,現在,辛你該上床了。』

 

伸出大掌揉亂辛雲水色的短髮,理智線默默回籠的丁,以慣有的溫柔戲謔,將少年趕回房,而後,無懼屋外強風大雨,走向一趟心靈平靜的瘋狂旅程。

 

他啊,要親自接庚回家。

 

另一方面,人待在南方都城火車站的庚,坐在車站大廳候車處一隅,像個局外人似的看著亂成一團的旅客與極力安撫的站務人員,腳邊,擱著辰稍早給自己的公演服裝。

 

風勢雨勢過大,幾乎所有的公眾運輸工具都緊急停駛。心底雖然惦記著隔天的舞蹈團表演,庚一張線條冷硬的臉龐,卻是半點山水都不露。

 

不太認真考慮是否找間旅館投宿,不過如果他這麼做,心底痴痴牽掛的那抹白華顏色,肯定,會抗議的。

 

況且,若明日清晨天候不見好轉,無法及時出現在團員們面前的話…。

 

『我不准你去考警察!』

 

他來自九耀的古老家族-申,卸下家族侍奉者的責任,離開神殿的那一年,丁恨火驟然的俊美臉龐,忽然,躍入眼簾。

 

『可以欺負你的人,只有我一個!』

 

庚沉默記得男人意氣用事背後未能坦率浮現的擔憂,不曾被勻散的一縷過往,沉澱在記憶裡釀成了歷久彌新的甜。

 

『庚哥,舞跳得這麼好,可是丁哥不喜歡庚哥拋頭露面,負責編舞?』

 

長年與外界隔絕,字彙表達能力受限的少年,以光怪陸離的單詞,提出了猶如新雪初歇般的清澈獨到見解。

 

那一剎那,竟完美融合了他與丁一直無法達成的共識。

 

於是,庚是一位位居幕後的舞蹈家,幫從家族裡帶出來的舞蹈團員編舞、場控,這一回,應辰的要求,粉墨登場。

 

「庚,你好樣的,居然讓我一路衝下來接你!」

 

兀自胡思亂想之際,氣急敗壞的丁,雙手環胸滿是不悅站在庚的眼前,惡狠狠瞪著他。

 

丁現身的瞬間,清晰了庚心中最柔軟的一塊眷戀,不常笑的他,衝著對方,咧開猶如清冽月亮碎片的隱約笑意。

 

「我們,回家。」

 

繞領露背的雪白條紋馬甲襯衫,緊緊貼合在庚精壯結實的肌肉上頭,下半身搭配窄管皮褲、裝飾片裙與及膝長靴,完美襯托出男人的身材優勢。

 

「丁,幫我綁一下襯衫的繫帶。」

 

換好演出服裝的庚,走到丁面前轉身,毫不自覺被緊縛在衣料框架下裸露的背脊線條,對情人來說,是一股如何致命的吸引力。

 

為了欣賞庚初次站在螢光幕前的舞蹈,丁忙得昏天黑地,好一陣子不曾有親暱的肢體接觸。此時此刻,無聲的誘惑,映在他蜂蜜色的瞳子裡,喧囂著真實的慾望。

 

該死的,他的庚怎麼可以這麼性感?!

 

用力張臂擁抱庚,雙手不安分地游移在男人的背部撫摸,丁用盡全身的自制力,才能含恨帶笑地在庚耳畔調侃。

 

「下回,如果辰給你這種衣裝,不許穿。別忘了,我就是容易寂寞又會吃醋。」

 

庚的回應,是給了丁一個蜻蜓點水的吻,而後,牽起對方的手,迎向也無風雨也無晴的戶外。

 

「忘了告訴你,我的演出服,還有一件短版外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