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4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豪傑之舞。雲霞香。01

豪傑之舞。雲霞香

 

「我想看你跳離他們那一族的敬神舞。」

 

笑語盈盈從庚的身後摟抱對方,親暱地貼在男人裸露的背脊上蹭啊蹭的,軟語呢喃地撒嬌。

 

曲肘撞了撞環抱自己的丁,庚沒有拒絕對方的不懷好意,只是被動的、順從的,讓男人圈緊雙臂,溫熱地吐息在他赤裸的肌膚上頭。

 

往昔,為了能與丁的太鼓演奏搭配得天衣無縫,他確實找過離,從亥之一族與申之一族截然不同的柔美優雅舞蹈中取經。

 

比誰都還要認真的庚,一個人關在神樂殿裡,除了他們一族剛毅的豪傑之舞外,跳了不下數百回的女舞。

 

在反覆修正身段的過程中,演繹嶄新的、能讓目光挑剔的丁驚為天人的舞蹈。

 

「你在神樂殿,曾經目睹?」

 

庚是驚訝的,那三年裡,丁顯少在白日踏入神樂殿的範圍,男人總和他一同走入滿天星斗裡,或諦聽階前點滴到天明,或共話巴山夜雨漲秋池。

 

隨即,庚想起了當他能走出神樂殿,向丁提出共奏的要求時,對方當時臉上的瞭然笑意。丁笑笑地抱住他,以最熾熱的肢體交纏,傾訴最私密的體己話兒。

 

那時他的神智,沉淪在丁看似永無止盡的劇烈慾望中載浮載沉,因而漏看了丁藏在背後最純粹的清冽笑容。

 

「何止看過呢?」

 

丁將自己的唇瓣,貼上庚膚肉緊實的頸骨吮吻了起來,一面,口齒不清地回答,帶著愉快的狡黠。

 

一時興起的他,不讓家族裡的小輩通報,溜進去想給庚一個驚喜,卻意外撞見對方跳起亥一族淒美如雪的典雅舞蹈的瞬間。

 

看慣了離如春雪映梨花般的嬌美舞蹈身姿,以及庚暗香撲鼻的寒梅似的勇武祭神舞風格,丁以為自己不會怦然心動的,他卻錯得十分離譜,活像是個情竇初開的小夥子,目不轉睛盯著庚瞧啊瞧的,捨不得別開自己的眸光。

 

「你穿和服應該很好看的,可惜都不肯穿,連想買個相襯的飾品送你都不知從何挑選。」

 

丁微微蹙著眉埋怨,同時分開了彼此相貼的身軀。不急著攻城掠地的他,輕巧地拉起庚的手,將對方按在梳妝鏡前,拿起了男人慣用的胭脂,蹲在對方身畔,準備替庚化妝。

 

庚跳舞前習慣性在眼尾塗抹銀紅顏色,使用的是家族裡用天然植物製作的染料,不摻絲毫化學添加物。丁有時候在興頭上,會伸舌舔舐對方眼角,將之暈染成斑斑紅淚痕。

 

「穿和服跳扇舞不方便,我也沒有你想像中那麼不受歡迎。」

 

撥開自己額前碎髮,讓丁給他夾上雪白絨球髮夾。順勢。調侃對方異想天開的旺盛購物慾。

 

丁不時發作的寂寞症候群,在他駐守神樂殿的三年裡,被推疊到前所未有的高峰,極盡誇張能事的購物習慣,似乎,是那個時期養成的。

 

庚默默看在眼中,一句話也沒有說,只在各式各樣的物品幾乎覆沒了住居所時,無喜無悲地詢問,『丁,你想留下什麼?』

 

『如果留住你,可以填滿我的心嗎?庚。』

 

丁一臉委屈,彷彿害怕被他拋棄的孩子,不斷在自己的眉眼間,尋求確認和保證。

 

『我不知道,但,我不會主動轉身離開。』

 

顯然不太滿意庚的答覆,丁不甚溫柔地捏起對方下頷,勾勒起豔極勝血的殷紅眼妝,而後,將雙掌貼在庚的脊骨上頭,將男人輕推向前。

 

「庚,為了我一個人,起舞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