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4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豪傑之舞。山鬼香

豪傑之舞。山鬼香

 

丁以鑰匙旋開門鎖時,以為自己,錯眼了。

 

栗子色的微捲長髮,披散在肌肉紋理勻稱緊實的背脊膚肉上頭,如同幽潭裡油油招搖的水蛇,輕吐著豔色蛇信。

 

「庚?」

 

心底竄過一絲奇異的念頭,丁乾著嗓子,喚了對方一聲,讓背對自己的男人,能意識到他的存在。

 

聞言,庚徐徐轉過身,裸露一身精壯,俊朗的臉龐上畫著比平常誇張許多的緋紅濃妝,結實的八塊腹肌亦然。琥珀色的眸子裡,飛掠一抹來不及收妥的邪肆狂魅,像是,黃泉開道的山鬼。

 

那一剎那,丁的眼簾定格了,一朵綻開的血色濃豔,烙刻在骨血裡,再難江湖相忘。

 

「丁,你回來了?」

 

拿起擱在檀木矮几上的毛巾,拭去臉上所有塗抹,庚露出一張刀削刻劃的好看臉容,衝著丁咧開月光般的淡淡清冽笑意。

 

「你這是怎麼回事?!」

 

坐到庚的身畔,修長骨感的指頭,蜷起對方與平時相去甚遠的髮稍把玩著,然而,語氣卻不甚客氣。

 

「與離演對手戲的舞者出了嚴重車禍,下週的舞台劇,辰希望我上場。為此,我接了髮,大概得維持到公演結束。」

 

一面解釋著前因後果,庚厚實的大掌,一面輕輕貼上丁逐漸皺凝起的眉間,試圖,揉開男人眉眼底堆疊的陰蟄。

 

「乾不擅長跳舞,別為難他?」

 

一聽到某個人的名諱,丁原本還壓抑著的悶燒慍火,忽然之間,炸鍋了。恨恨地抓過庚的指掌,噬咬出一片血色嫣然。

 

指尖上的細微痛覺,讓庚有點無奈地盯著對方瞧,卻沒有主動抽回受虐的手,讓對方恣意地磨牙。

 

「庚,你這胳膊向外彎的混帳傢伙!你可從沒和我的太鼓演奏同台過!」

 

心眼兒底容不進一粒沙子的丁,咬牙切齒地埋怨,控訴對方的薄悻。更深一層的理由,卻是丁愛煞了庚剛毅耿直的認真模樣。大相逕庭的邪佞感,讓他感到沒來由的煩躁。

 

沉默溫厚的男人,靜靜聆聽著丁高低起伏的情緒,最終,以還能自由活動的那一隻手,掏了顆稍早購買的Rasgulla,一把扣住丁的後腦杓,吻了上去。

 

被咬破的糖衣,帶著青檸的清新與濃濃奶香味。庚出奇不意的偷襲,反而,讓一向精黠狡獪的丁,怔然了。

 

庚的吻很輕,對丁來說,卻彷彿濃稠甜膩的蜂蜜,膩得不想化開,於是,他吮上了對方的唇瓣,啃咬著殘留的甜香。

 

「我的扇舞與你的太鼓合演,是只能我們兩個共享的秘密。」

 

「庚,我可要懷疑你被山鬼附身了,嘴巴怎麼這麼甜呢?」

 

心花怒放的丁,主動加深吻的力度,仔仔細細,品嚐獨屬於他一個人的魅惑山鬼的甜蜜滋味。

 

滿足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