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4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豪傑之舞。琥珀香

豪傑之舞。琥珀香

 

帶著濃濃情慾的軟膩懶魅單音,忙不迭自耳畔響起,擾醒了丁的清夢。

 

有些不情願地睜開琥珀色的瞳子,一顆柔軟的栗子色腦袋,就這麼毫無防備地枕在他的頸窩邊,睡得十分安詳。

 

丁花了點時間讓記憶歸檔,沒有被枕得發麻的一隻臂膀,貼上懷裡庚溫暖赤裸的身軀,沿著背脊精實好看的肌肉紋路,輕輕撫摸著。

 

這週,庚和離的排練狀況不斷,兩人之間的對手戲,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似乎還避重就輕了。

 

曉得問題的癥結點在哪兒,丁卻惡意不提醒庚。舞台劇公演的成敗,從來不是他該負責的。

 

放任問題不停地滋長,比誰都還認真的庚,若不是丁黑著一張臉闖進劇場逮人,只怕,要睡在那裡了。

 

意識到自己成為略後順位,各種不悅的男人,就這麼把庚給拖上床,硬生生纏著累積滿滿疲勞的對方共譜奢華風月,直到有些難以承受丁意氣用事的庚嗚咽著求饒為止。

 

蜷著庚頸邊垂落的接髮玩,待在神樂殿裡的三年也沒能達到的長度,讓丁,興起了奇異的念頭。

 

蹭了蹭睡迷糊的對方,丁狡猾地開口引誘,「庚,再把你的頭髮留長怎麼樣?」

 

不堪其擾的男人,昏昏沉沉應了聲好,而後,靠在丁的胸膛前,再度跌入夢鄉當中。

 

 丁愉快笑了笑,撥開庚額前覆髮,再度給予對方一個溫柔的吻後,摟著他不肯放手的對象,一同靜靜睡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