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紅淚綻音

紅淚綻音

 

「庚哥,在做什麼?」

 

甜美如花的少年,眨著一雙清澈澄透的雲水色眼眸,在魁梧壯碩的男人身邊蹲了下來,端詳對方手中凌亂紛雜的枯朽葉色花草。

 

簷廊下,陳列著各式巴掌大小,或塗鴉或簍雕生動表情的橘紅小巧南瓜,有些甚至還使用鼠尾草紮了一個細長蓬鬆的身子,看上去,顯得新奇又有趣。

 

「你聽過羅多利亞的收穫祭嗎?丁看過由威爾導演執導的宣傳影片後,興致勃勃地想替九曜增添一絲收穫祭色彩。」

 

庚稍微斟酌了字句,解釋某人神來一筆的念頭,技巧性地省略某個惡劣至極的愉快目的:裝扮鬼怪,嚇唬乾。

 

然而,男人所沒有意識到的是,無論丁的提案如何天馬行空,不置一句可否,捨命陪君子的他,又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赴湯蹈火?

 

「庚哥,我想幫忙。」

 

辛露出了有些天真的期盼,晶亮亮的眼神很是純粹可愛。幾乎足不出戶的他,對於外頭五光十色的世界,充滿了好奇的憧憬。

 

男人大掌一蓋,伸手揉亂了少年梳綁整齊的灰雲色髮絲,將製作完成的南瓜稻草人挑揀起來,塞進對方懷裡。

 

「幫我把這些分送給其他族的繼承人吧,記得,說是丁的主意。」

 

不管丁的後院是否有因此著火的可能性,經常性被拖下水的庚,咧開了如月亮碎片般清冽的淺淡笑意。

 

「庚哥,這個時期,九曜也能見到亡者嗎?我,想再見那個孩子一面。」

 

鞠球拍擊的規律聲響,一下一下,遞入辛的耳畔,讓人聽不真切。少年扯開一個有點悲傷的笑容,輕輕拉著兄長的衣襬,近乎微弱地呢喃。

 

「座敷童子是精怪不是死者吧,來年的妖怪神樂祭,只要你誠心祈禱,會再見的。」

 

庚琥珀色的眉眼裡,綻開十分溫柔的浮光,替肩頭雖還清瘦,卻已能逐漸撐起酉一族重責大任的少年,許下美好的承諾。

 

無條件信任兩位兄長的辛,重重點了點頭,重新揚起繁紛細碎的笑靨,替丁送貨去了。

 

「不想再被惡獸附身的你,這話聽起來,怎麼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一張俊美無雙的好看臉龐,似笑非笑,噬著戲謔的弧度,一臉看好戲的模樣。丁雙臂環胸,睨著庚,惡質地戳了戳對方好不容易結痂的傷口。

 

「被九尾妖狐迷得神魂顛倒的你,沒資格笑話我!」

 

瞪了某個毫無遮攔的男人一眼,庚不甘示弱地狠狠反擊。前些日子的妖怪神樂祭,他們倆,都在少女面前,出糗了

 

「嘛,這些南瓜裡頭,有我的份嗎?」

 

懂得適可而止,丁不再繞著神樂祭的話題打轉兒,懶慢地晃到庚的身畔落坐,以相當刻意的婉轉哀憐,問上一句藏得妥妥的寂寞真心。

 

對於丁那麼一點曲曲繞繞的心思瞭然於心,庚不過,將一顆特別巨碩的南瓜,往對方懷裡一擱。

 

「要裝飾在神樂殿的,我們一起畫。」

 

不需要任何浮誇的甜膩言語,沉默溫厚的男人,總以實質的行動,象徵郎行郎坐總隨肩的決心。

 

聞言,丁像是從庚那兒討了糖蜜來吃似的,湊近一把摟過對方毫無贅肉的精瘦腰際,連連親上好幾口。

 

絲毫,不顧忌兩人處於隨時得被共見共聞的開放性戶外狀態底下。

 

「哪哪,讓我打扮你如何,庚?」

 

伸舌噬去男人一邊的眼尾紅妝,再沿著眼廓的高低起伏撫以濕熱的圈畫,具現化自個兒的不懷好意。

 

庚靜靜垂著眼,任由丁仰高頸骨,蠶食鯨吞他立體挺拔的五官,直到繪製的妝容幾乎被完全抹去為止。

 

右眼暈開的斑斑豔紅,猶如,淒豔的血淚,流淌控訴這人世的所有不公

 

在心底勾勒著目前的狼狽模樣,庚不由得低啞啞笑了起來,這讓唇瓣還在自己臉上留連忘返的丁,忍不住扳過榛子色的腦袋,狠狠親吻起來。

 

庚仍舊沒有反抗的打算,在丁好不容易結束綿長的吻後,再接再厲稍送他平時隱而未現的心思,回應對方的情深。

 

「允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