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雪踏

鉛白的圖紙,散落在書房內,猶如飄飛的雪片,翩翩旋旋,搖搖擺擺,紛亂了眼簾。

 

丁一臉沒幹勁地窩坐著,對面,是正襟危坐,振筆疾書的庚。

 

「為什麼我得在這裡陪你畫圖啊?」男人病懨懨地嘟囔著,像是一灘幾乎融化的春水,模樣要多懶慢有多懶慢,絲毫沒有未族少主應有的優雅姿態及禮儀。

 

聞言,庚刀裁似的好看眉宇慢慢皺了起來,義正詞嚴地糾正男人的漫不經心,「是我們倆一塊兒設計辰的賀禮,丁。」

 

「知道了,知道了,不過真難能可貴庚你能和其他人合作呢。」

 

面對正經八百的友伴,丁不過換上一張揶揄的笑臉,愉悅地逗弄著對方。而後,滿意地凝視庚榛子色短髮藏不住的耳廓,一點一點,赧紅了。

 

被戳中曾經的狼狽,男人當下的臉色有點難看,更多的,是猙獰五官背後掩藏的無奈。

 

只有丁,不需透過言語的傳達,便能懂他的真心。

 

「拿過來,我看看。」

 

收斂起暴露的正經不能,在庚的面前,他不需要因為希望要想溫柔對待而貼上一層人味外皮,真實的喜怒哀樂,對方都能精確捕捉。

 

所以啊,和男人在一起的時候,很開心,無關乎庚的性別。

 

接過男人畫了一半左右的草稿,丁握起筆桿還有些溫熱的狼毫,蘸飽墨色後,龍飛鳳舞地揮毫,沒有半點遲疑。

 

不需要過問對方的想法及理念,他只需要,完成未竟的作品即可,憑藉,兩人無人能及的絕佳默契。

 

庚靜靜欣賞著丁下筆的過程,看著精緻細膩的構圖,在男人行雲流水的筆劃下,躍然紙上,最終,形成了完美襯合辰個人風采的絕妙成品。

 

「怎麼不是為了公主而提筆呢?」

 

階段性任務完成後,丁懶洋洋地趴在桌面上,軟軟地,不太認真地埋怨。習以為常的庚,不過遣了近侍快馬加鞭將完稿的畫作往亥族王城送,順勢,差人送了幾支酒及和菓子上來。

 

「落雪了,你要喝一杯再離開嗎?」

 

侍女替丁斟滿一杯玉乃光的純米蒸餾酒,同時,在朱漆器皿裡頭,擺放阿闍梨餅。沒打算和庚客氣的他,淺嚐了一口喉韻甘醇、米香四溢的高濃度烈酒。

 

「酒要和對的人共飲才對味,庚,不陪我喝上一杯?」

 

戲謔地瞅著庚,語調裡滿是捉弄。蜜色的眸子,飛快掃過眼前整齊陳列的透明瓶身,最後,挑了一支口感自然甜軟的雜賀,笑語盈盈遞了上去。

 

請君入甕。

 

庚沉默了好一會兒後,沒有拒絕丁顯而易見的不懷好意,讓毫無酒精氣味的清澈液體,穿透了喉間,灼燒胃部及腦袋。

 

「你只是想看我出糗吧

 

「公主,這裡。」

 

站在王城門口,甜美如花的少年,有些稚氣地揮動手中潑墨山水的油紙傘,迎接遠道而來的少女。

 

還顯得青澀的臉龐,揚起了細碎的笑花,將揣在懷裡摀熱的懷爐遞給少女,並拂去對方身上沾惹的飄落雪花。

 

「丁哥說,對女孩子要體貼,我這麼做,對嗎?」

 

晶亮亮的雲水色眉眼裡,眨巴著對人世的美好期盼,而九曜繼承人們以及眼前的少女,都在少年天真的願景裡頭。

 

「辛,我很高興,謝謝你的邀請。」

 

即使清瘦的少年身形高挑,足足高了自己一個頭以上,少女還是忍不住墊起了腳尖,摸了摸細軟的灰色髮絲。

 

眼前看似不解世事的少年,總是,惹人愛憐。

 

辛打著傘,一路為少女遮去紛落的細雪,直到在亥一族的王城近郊,遇上銀鼠顏色的年輕王者為止。

 

「辰哥。」

 

少年輕輕喊了一聲,對於辰渾然天成的壓迫感,似乎毫無知覺,他只是,忠實望著對方接過身後侍從手裡的油紙傘,為少女,撐起了一片不受霜雪侵襲的天。

 

溫婉卻是堅毅的纖細身影,走入了辰的傘下,縱然眼相的變化再細微,辛還是在那一剎那,撞見了王者溫合但威儀的臉容上,比喜歡還要溫柔的瞬間浮光。

 

他一路地看,一路地跟,思緒,卻有些不受控制地飄遠了。

 

『辛,你自己一個人,沒問題嗎?』

 

抓緊殘餘的片刻練習太鼓,庚難得穿起了新橋色的友禪染和服,與離彈奏的三味線相互搭配。

 

用力點了點頭,少年想證明,他的肩頭,也能承擔起丁哥及庚哥揹負的重量。

 

另一頭,原本琅玕清脆的金屬鈴鐺相撞聲,摻雜了嘔啞嘲哳難為聽的意氣之爭,以及,濃厚火藥意味兒。

 

『和寂寞重症患者一起跳扇舞?這還真是別開生面的生辰賀禮啊。』

 

『自信過剩的你演繹亥族淒美如雪的舞蹈,肯定讓辰耳目一新!』

 

始終不協調的詭譎音色,在不知是誰鬼使神差的提議下,轉變成絕無僅有的天外飛來一筆。

 

辰率先踏入了離的院落,彷彿靜止的時間軸與預備架勢,饒是冷靜慣見風浪的他,也不由得微微怔然。

 

太鼓的重音率先砸了下來,伴隨三味線的清冷冰冽音色,接著,雕像般佇立半掩容顏的丁與乾,猛然抖開手中摺扇,朝辰和少女飛奔而來。

 

在少女有機會露出驚訝的神情前,由丁和庚聯手設計,乾及離選材完工的銀白和風胸針,在薄如蟬翼的扇面上,閃耀著無與倫比的美麗。

 

完美的四重奏,齊聲協唱,「シン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你們幾個,真夠胡鬧的。」

 

咧開了月亮碎片般的清冽笑意,辰邀請少女一同入席,佐著喜愛的醬油團子,準備欣賞,一場冬日的精心盛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