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漫雪

漫雪

 

連續落了幾日大雪,懶得冒雪折返未族王城,弄得自己滿身狼狽的丁,乾脆在友伴那兒住了下來。

 

庚很深刻地體悟到,何謂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糟糕不已的天候,強迫中斷他日復一日的戶外辛勤練習,庚不太習慣在室內跳扇舞,莫名有種綁手綁腳的感覺。

 

因此,逮到機會的丁,拉著他穿起了好好收藏在庫房裡的、五花斑斕的各色和服。

 

庚的宅邸裡,有一座專門用來收藏丁時不時發作的旺盛購物慾下添購的各種物品的倉庫,分門別類,擺放地整整齊齊。

 

「你只是把我當成精緻的人偶打扮吧?」

 

連連配合丁好些天,從清爽素雅的露草顏色穿到濃艷至極的重襲色搭配,庚竟產生了鏡前的男人,不是自己的錯覺。

 

「如果我說是呢?」

 

琥珀色的眉眼底,綻著顯而易見的笑意,丁翻找出冰重與花薄兩件友禪染和服,以逗弄人的語氣,詢問。

 

意料之內的答覆,讓庚連反駁都懶了,認分地接過丁接二連三遞上來的衣著與配飾,蜂蜜色的精悍眸子中,迭盪略微複雜的漣漪。

 

「你要冰重或者花薄

 

象徵季節嬗遞的雅緻配色,庚略略沉吟了會兒,取走在隆冬的莊重中,帶著一點溫暖明亮的冰重。

 

丁滿意地眨了眨眼,像是蘊納了銀河裡的星光,璀璨耀眼地竟讓庚有些不能逼視。

 

「回去之後,我給你接髮和化妝?」

 

悠悠哉哉打著潑墨山水的油紙傘,理所當然將所有的衣物配件扔給庚,丁的問句,不過是禮貌性告知,由不得對方拒絕。

 

走在後頭的男人,任由飄落的細雪霑衣,沉默地咀嚼丁字裡行間的弦外之音。

 

回房後,不待丁催促,庚自發性地將身上的和服,換成對方新準備的搭配,而後,靜靜地盯著丁笑盈盈的臉龐,一瞬不瞬。

 

「你的理由,丁?」

 

「冰重和你目前的模樣不搭。」

 

理直氣壯的發言,蠻橫地讓男人抿了唇不想接腔,然而,輕輕垂落的眼簾,卻又好似默認了丁的恣意妄為。

 

丁低啞啞地笑了起來,邪佞的笑容背後,綻放著春水映梨花的溫柔細膩,只可惜,庚漏看了。

 

修長骨感的漂亮雙手,靈巧飛快地穿梭在男人柔軟的榛子色髮絲之間,一搓一束,俐落地串接起豐盈的髮量及長度,再盤紮成他想要的髮型,並且留下小小的一條髮辮,串了小巧的飾品一同垂掛在頸子旁。

 

最後,將整整九枝的髮簪,逐一插進庚的髮髻裡頭。

 

習慣性地捏起男人削尖的下頷,蘸了胭脂塗抹,庚的眼睫,如同撲翅的小蝴蝶,一片,歲月靜好。

 

「睜眼吧。」

 

將身子退了退,雙臂環抱,站在能將庚接下來神情一覽無遺的最佳位置,耐心等候對方,發覺他的真實意圖。

 

大大小小的金屬細簪,在視覺上合而為一,撞見鏡中自己的那一剎那,庚的眼前,一片凌亂…。

 

那一組簪子,是丁最近新入手的飾品,特別向寶石之國的工藝師傅訂製的,愛不釋手,寶貝得很。

 

他曾衷心稱讚過,卻沒想到丁竟然把簪子的配色和裝飾重新調整過,只為了…。

 

「兜了這麼一大圈,只是想送禮物給我?」

 

「直接送給你的話,庚你這顆榆木腦袋,肯收嗎?」

 

庚沉默了很久很久,找不到適當表情的他,最終的最終,掐著嗓子嘶啞起靈魂的重量…。

 

「丁,謝謝,我會珍惜。」

 

焚香的安靜空間裡,只有難波津之歌的詠唱聲,繚繞回盪。

 

當咬字清晰的決字冷不防在耳畔響起,原本端坐的少女再也不顧得對面年輕王者渾然天成的深深壓迫感,用盡全力撲向辰面前的那一張歌牌,削蔥管似的十指,牢牢握住不肯鬆手。

 

見狀,辰咧開了猶如月亮碎片般的清冽弧彎。

 

「和上次相較起來,妳進步了不少。」

 

「我希望,辰和我翻歌牌的時候,不會因為實力相差懸殊而感到索然無味。」

 

王者的回應,是讓侍臣送了包煙花進來,而後,強迫自己壓下瞧見少女翻歌牌手路時,模模糊糊成形的人影。

 

「雪停了,我們去戶外點煙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