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3318

    累積人氣

  • 24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Parainema

Parainema

 

赤裸裸的結實背脊,在雪花白的厚重冬被中隱隱露出一角,落入蜂蜜色的瞳孔中,映成了輝煌。

 

睡醒的丁,懶洋洋地窩在被褥裡頭不想移動分毫。伸臂一撈,把背對自己仍兀自酣睡的庚,順勢摟進懷抱裡,讓兩人一絲不掛的肌膚,緊緊貼燙,傳遞彼此的溫度。

 

輕輕將下頷枕上情人光裸的肩胛,撒嬌似的蹭呀蹭的,妨礙庚睡眠的意圖,似乎,清晰地太過。

 

金粉色的陽光,穿越了玻璃窗扉形成的透明隔間,像是一層柔和的霜,灑落在男人透著淡淡粉紅色的身軀上頭,更加地凸顯,庚上半身錯雜的斑斑紅淚,他昨晚或咬或吻遺留下來的。

 

夜裡的丁,處於異常興奮的狀態,有些不知節制地壓著庚一路縱慾到天明。

 

誰讓他向來沉默寡言,經常性扳著一張好看俊臉的木頭情人,昨夜和吃錯藥沒兩樣,主動,挑起他壓抑已久的情慾呢。

 

耳畔,嘩啦啦的水聲有些聽不真切,庚略微濁重的鼻息,薄噴在丁濕漉漉的脖頸之間,更將全身的重量摔了過去,挑逗自制力已經變得又薄又脆的他。

 

庚雙頰放鬆的表情太過性感,讓丁產生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的深深錯覺。

 

抱著情人又溫存了好一段時間,丁才溫吞吞地爬起來,不太認真想著該選哪一款豆種來現煮咖啡好?

 

隨意地挑了件水蔥色的細條紋襯衫以及白練顏色的休閒褲套上,丁悠悠哉哉地晃到明亮的開放式廚房中,瀏覽起家裡庫存的咖啡豆。

 

決定之前,他的電話響了,來電的對象,讓丁很想直接略過。

 

一臉不情願地接起電話,符合電話主人的溫和嗓音使他愣了好一會兒,辰竟然一早播電話過來。

 

『收電子郵件,我把庚還有乾上次拍攝的平面廣告底片傳給你。』

 

花了點時間將游離的認知抽回,辰很少自己使用高科技產品進行聯絡,通常由沒有明顯感情起伏的離代勞。

 

與冰冷機械音毫無二致的清冽音色,丁怎麼也聽不習慣,總是,刺耳得太過。

 

抱了筆電過來,他慢條斯理地開始磨咖啡豆,丁選了一款風味清透澄澈的高甜度豆種,像是,寂寞環伺底下,對庚永不褪色的真心。

 

檔案下載完成後,快刀斬亂麻地刪除所有乾的個人照,至於合照部分,丁只留了一張庚側身回頭的。

 

乾從來不是他關心的重點,庚那身偏豇豆紅的長版西服外套,可真俊啊。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庚,怎麼不笑一笑呢?」

 

空氣裡,纏咽著杏桃、蔓越莓以及木槿花的香氣,丁咧開乾淨純粹的弧彎,捧著骨瓷茶杯,笑吟吟問了一句。

 

帶著,明顯的逗弄意味兒。

 

「今天是Parainema?挺難得的。丁,不要問你不想知道答案的問題。」

 

庚拖著全身骨骼快要散掉的軀體,坐上高腳椅,身上單單披了件嵐青色襯杉,連條褲子都沒穿。

 

「很適合詮釋我現在的心情,不是嗎?不說情話的你,真的表現起來,可迷人了。你確定,不穿上長褲嗎?」

 

慢慢瞇縫了雙眼,丁溫柔不已的語調中,藏著危險的凌厲。

 

男人緩慢卻是堅定地搖搖頭,眼底,盛開著傾世桃花,柔和了剛毅的眼角線條。

 

「你記得,問過我想怎麼補償你嗎?這是,我的答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