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3318

    累積人氣

  • 24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Yirgachffe

「你不把褲子穿回去的話,我會有點困擾的。」

 

放下還來不及喝一口的Parainema,丁的眼底,綻放著十分明亮的笑意,極其溫柔地埋怨。

 

庚的補償太有個性了,讓他受寵若驚。若不是稍晚要和辰開視訊會議的話,的確,使人怦然心動。

 

輕輕將男人榛子色的腦袋,壓向自己胸口,一面替庚逐一扣上大敞的嵐青襯衫,一面,低首吻著對方柔軟的髮絲。

 

「你覺得我今天想為你泡什麼咖啡?」

 

隨手挑撿幾款豆型完整漂亮的中小顆粒咖啡豆,擱在大理石砌的光滑桌面上。丁大大方方給予情人思考空間,慢悠悠地晃回臥房,給庚選條襯合的長褲。

 

短暫猶豫了一會兒,他拉了雪白素面的西裝褲出來,只透過合身版型,替庚的身材優勢,錦上添花。

 

Yirgachffe,理由是什麼?」

 

把下半身的衣著扔給庚,同時接過對方遞上來的咖啡豆,獨特而鮮明的水果酸香,登時,盈滿了鼻翼。

 

「明知故問。」

 

庚淡淡翻了丁一個白眼,男人經常以一壺現沖的咖啡,具現化不欲人知的幽深心事。

 

口感有點像水果茶的獨特咖啡滋味,也許,十分適合演繹男人目前被過度衝擊的內心。

 

「你要準備今天的早餐嗎?先說好,我不接受納豆拌飯這個選項!」

 

離開家族同居之後,大部分時間的早點,都由丁張羅,其中不足為外人道的原因,就是庚的口味偏執得太可怕。

 

心底各種悲涼的他,拒絕理解,庚每日面不改色吞下一整碗黏稠詭異食物的初衷,是什麼?

 

在味蕾麻痺壞死之前,丁決定,親自動手。

 

「冰箱裡頭的納豆,還原封不動,不是嗎?」

 

隨著丁為自己沖泡好一壺Yirgachffe,柑橘及茉莉花的清新氣息,悄悄散佚在室內,淡成了迤邐。

 

庚蜂蜜色的眼眸中,盈著淺淡清冽的笑意,只可惜,生怕餐桌上出現納豆拌飯的丁,漏看了。

 

向來沉默的他,可不會老老實實承認,他只是喜歡丁為自己做菜時那股挑剔認真的勁兒,所以才出此下策。

 

靜靜捧著骨瓷茶杯,不急著啜飲,庚優雅地端坐,從背後欣賞一抹驕傲的白顏色,俐落煎金黃雞蛋捲的背影。

 

歲月靜好。

 

直到辰再度主動打來為止,庚都沉溺在這片美好的氛圍裡,忘了,要喝一口咖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