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3294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流光溯

迅捷俐落地翻躍未族皇族城池,無聲無息來到繼承人的臥房前。絲毫不拖泥帶水的漂亮身影,像是,一只靈巧的猿猴。

 

訓練有素的護衛,恭敬地折下直挺挺的腰桿,對於訪客不按世俗禮節的造訪方式,似乎,習以為常。

 

「夜安,庚殿下。」

 

庚淡然地點頭示意後,推開和紙拉門,鬆垮垮披掛著黛青羊毛大氅的堅毅背影,就這麼無預警地映入他蜂蜜色的眼簾裡,賴著不肯走了。

 

暈黃搖曳的燭火,灑落在隨處可見的雪白薄紙上,暖了墨跡的溫度。

 

庚一句話也沒有開口,靜靜地倚著對方的背脊落坐。忙著為新年企劃加入嶄新元素的丁,沒有回首,沒有招呼,只在男人微涼肌膚貼上自己的那一刻,將身上的毛氅,掛上庚衣著單薄的肩頭。

 

兩人之間,沒有言語,只有丁接二連三翻動紙張的清晰沙沙聲,以及,庚手中的炭筆,摩擦塗鴉扉頁的留跡,繚繞在耳畔。

 

在寂靜的夜裡,彷彿流水般,婉約而清新地扣人心弦。

 

年關將至,這次不負責祈願之儀相關準備工作的庚,相較於忙得不可開交,連與他相見都嫌奢侈的丁,得到了一段悠閒愜意的日子。

 

結束每日的固定練習後,他總悠悠哉哉窩坐在能將神樂殿完整收入眼中的山丘上一隅,眺望來來去去的酉族及戌族皇族人員。

 

偶爾,離會過來陪自己坐上一個下午,嫻靜地觀賞他素描的過程。

 

『丁沒有看過你筆下的他。』

 

離以異於常人的直覺,脫口而出一句肯定,就像,他能不費吹灰之力,找到不在申族皇城的少主一樣。

 

平時少言寡歡的男人聞言,露出了有點困擾的笑容,最後,撕下一張隨筆的畫作,送給離。

 

那是,對樂師團指揮若定的乾。

 

然而,經離狀似不經意的提點,庚才後知後覺意識到,自己似乎與丁,半個月有餘,不曾碰面了。

 

『去丁那裡一趟,讓他看到你。』

 

招來自己冰冷的貼身護衛,下達不著邊際的指令,一待人型兵器般的近衛,完美執行。

 

『睡覺。』

 

為了丁沒頭沒尾的答覆,庚,翩然而來。

 

男人一筆一筆慢慢地畫,無需回眸。丁俊美無雙的五官,早已刻入庚的心版,無從相忘江湖。

 

他畫得太認真了,連眼尾冷不防被一陣溫熱的濕意覆蓋,也沒有察覺,直到,下頷被強硬地捏了過去,交換一個清淺的吻。

 

「你不會真的只是來陪我睡覺吧,庚?」

 

丁懶洋洋地將下頷枕上庚的肩胛,極其溫柔地埋怨對方不解風情。而後,由不得庚拒絕,再度,吻上男人眼角微微暈開的浮誇斑斑紅淚。

 

庚擱了紙本和畫筆,垂下纖長的淡金色眼睫,溫順地任由丁一點一滴噬去他眉眼上的胭脂。

 

只有在幾乎被無處可躲的寂寞壓得喘不過氣來的時候,丁才會用這種方式,卸盡他臉上的妝容。

 

當褪除剛冷外在形象,一張端秀地有些孩子氣的臉容,便蠻橫撞入丁的心扉,開成了聲聲傳唱的傾世桃花。

 

「你在畫什麼,連把我當空氣都沒有半點自覺,嗯?」

 

撒嬌似地從庚身後重重摟抱,讓兩人的膚肉緊緊地貼燙在一塊兒,分享及傳遞彼此的溫度。

 

庚沒有接腔,他只是把自己的繪本遞入丁的掌心,放任男人拉著自己的手,一頁一頁細細地閱覽。

 

藉由一張張的人物畫,沉默溫厚的男人,將離別之後一個人的流光歲月,為丁,忠實紀錄。

 

「為什麼乾的數量明顯比我多?居然連辰還有離也是。」

 

丁抱怨的語氣,像極了害怕失去關愛的不安孩子,極力想為自己尋求確認與保證。同時,一臉委屈地貼著庚的臉頰蹭,滿是討好。

 

「你翻到最後幾頁。」

 

沒理會丁滿溢而出的寂寞情緒,庚不過淡然地掀開他想讓對方瞧見,卻沒打算掛在嘴邊提說的真正重要事物。

 

紅白黑三色組成的禮裝送來的那一天,丁一時起興拉著庚互換彼此的正式服裝,男人將這一幕嬉鬧,躍然紙上,成了栩栩如生的定格畫面。

 

再翻到下一張,兩人將禮裝換了回來,丁理所當然地將髮繩塞過去,要求,庚給自己綁髮。

 

最終,丁笑語盈盈,為庚繫上腰帶上的申族王族掛墜,以及,換上一副新的,自個兒看得順眼的絨球耳環。

 

眸光中,氤氳著比喜歡還要溫柔的浮光。

 

「還不及上色,我不是辰,畫作不似他的水墨畫般具備藝術價值。畫其他人,是訓練專注力和筆觸,我真正想描摹的,一直都是你。」

 

「這樣挺好的,把你的紙本送給我如何?」

 

心被庚填滿了比黃豆粉大福還要甜膩的溫暖情緒,丁喜孜孜地要求,有些得寸進尺的意味兒。

 

「等新年宴會結束。」

 

還想多畫幾張丁以未族皇子姿態引領九曜的風采凜然,不過,庚不會老老實實地承認。

 

得到對方實質的承諾,心花怒放的丁,維持工作狂模式緊繃一整天的神經,不由得鬆弛了下來。靠著庚的肩頭,竟在短時間內,沉沉睡去。

 

小兒女般嬌憨的睡顏,毫無防備,是丁對庚的絕對信任。

 

庚莞爾一笑,調整自己的姿勢,讓丁能依偎自己睡得更舒服,拿起未竟的畫作,維持左手不知何時被男人十指交扣的親密狀態,繼續以極度不科學的姿態,艱難地完成。

 

最後的最後,庚的繪本上,多了一張兩人頭靠著頭安歇的歲月靜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