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3294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一期一會

銀鼠色的白皙身影,優雅而嚴謹地享用著擱在雀茶漸層手染袴上頭的醬油糰子。偶爾,微微吹起的風勢,帶起羽織上頭的翠綠柳葉,輕輕拂過一旁青年健康的麥色肌膚。

 

「辰,我這盤也給你。」

 

彷彿隨時隨地帶著明亮笑意的薄荷色大眼,彎著顯而易見的弧度,讓人,難以拒絕。

 

一聲淡哂,出自辰對於稻見我行我素性子的理解。接過青年強行塞過來的好意,年輕王者俊逸的臉容,不由得柔和了幾分。

 

「謝謝你這幾日的招待,辰,我們下次見囉。」

 

一骨錄跳了起來,朱紅蝴蝶結腰帶上的金屬綴飾,相撞鋃鐺,本來就沒有好好穿的和服,也因此滑落肩頭,露出衣著下方結實的肌肉紋理。

 

辰淡淡地點頭,目光停留在手中色澤金黃,飄著細緻香氣的糯米點心上。不是第一次撞見的精實膚肉,炫目地沐浴在陽光底下,仍舊,那麼耀眼。

 

在冷靜縝密的思緒,有下一步的運轉之前,溫暖厚實的大掌,無預警地蓋了下來,溫柔地摸了摸,再恣意將一頭柔順的銀髮,攪弄得凌亂。

 

身形高挑修長的稻見,略略折了自己的腰,迎上辰不經意仰起的視線,臉上,笑意更盛。

 

而後,收回自個兒肆虐的指掌,瀟灑地揮了揮手,大步踏上歸程。

 

辰的一干近臣與侍衛,撞見這一幕的剎那,全都驚恐得無以復加。只有當事人自己,揚起了細碎的溫和笑意。

 

『你的壓迫感太重了,辰,這樣子,誰敢親近你呢?』

 

一張盈盈笑臉,輕而易舉地跨越他不與人肢體接觸的界線,稻見掌心的熱度,從來,不曾冷卻。

 

「稻見,下次見。」

 

目送著對方走遠,走遠,辰臉上淺淡的笑,維持到再也看不見稻見的身影為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