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3680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Meteor Shower

「離,要我送你回去嗎?」

 

修長骨節利落替青年卸除曳地的不規則裝飾裙襬,再遞上洗白的刮破牛仔褲和高筒帆布鞋,讓離自行更衣。

 

庚把折射玫瑰色澤的薔薇輝石耳環釘回去之餘,習慣性問了青年一聲。

 

好不容易拆完一頭烏黑長髮上固定用的數十枝黧色小髮夾的離,以下頷努了努門外,再向男人伸手,無聲討取庚的車鑰匙。

 

順著青年無明顯起伏的眸光望了過去,男人琥珀色的瞳子,剎那,綻開比喜歡還要溫柔的浮光。

 

一抹柔軟雪白的微捲髮絲,貼在梨花木板外,輕輕飄揚著雪松的淡雅香氣,蠻橫闖入庚的心尖兒上,賴著不肯走了。

 

『練習結束了,不管你在哪兒,記得過來一趟,送離回家。』

 

給乾播了通電話後,庚拎起裝有描金繪扇的皮革雕花皮箱,迎向特意過來找自己的情人。

 

「怎麼來了?不是很討厭來這兒?」

 

寡歡的沉肅臉龐,為了突如其來現身的丁,揚開猶如月亮碎片的清冽笑意。丁的回應,是毫不在乎青年還在場,大方攬住庚的頸子,給予一個蜻蜓點水的吻。

 

「嗯啊,看到乾的臉就覺得反胃。我想找人陪我吃冰,不行嗎?」

 

男人從來不掩飾與乾關係惡劣,幸好,對人際交往一向淡薄的離,絲毫不在意,只是靜靜對著梳妝台,繼續整理自己的一頭青絲。

 

丁笑吟吟拉著庚走出建築物,帥氣地拋了頂全罩式安全帽給對方,惹來,男人一陣笑罵。

 

「騎重機耍什麼帥啊你?」

 

穿著一身挺拔騎士外套與過膝長靴的未族繼承人,一把將庚的雙臂,環上自己的腰際,臉上,笑容更盛。

 

「映在你蜂蜜色眉眼中的我,當然,風華絕代。」

 

男人聳肩笑了笑,沒戳破丁只是想撒嬌的彆扭謊言,他從善如流把臉頰貼在對方背脊上,輕聲開口。

 

「吃完冰後,回家下碗牛肉麵給我如何?」

 

他不挑食,不過,對丁為自己洗手作羹湯的一切,情有獨鍾。偶爾的偶爾,被動的庚,會主動要求。

 

聞言,心花怒放的丁,即使還沒品嚐到魂牽夢縈的冰品,卻早已甜入心坎兒裡。一路呼嘯而去的過程中,嘴角的弧彎,沒停下來過。

 

另一方面,西裝筆挺的乾,差不多在一個小時過後,拎著一袋看起來很精緻的巧克力禮盒,依言來接離。

 

「你這小子,就曉得對甜食心心念念,真好意思讓我混在大排長龍的女孩子裡頭。」

 

乾一面挖苦,一面掏出刻意多買的單顆橙酒巧克力,指腹輕拈,餵進離的嘴巴裡頭。

 

青年練習前的一封訊息,惹來,他們家年輕王者瞭然於心的調侃。

 

『千里迢迢給離買點心,搏君一笑?』

 

驕傲男人的回應,不過給人在其他城市的稻見,傳送一張寂寞小老鼠的塗鴉,要青年,馬不停蹄立刻趕回來。

 

「最喜歡了,也最喜歡乾你。」

 

青年一句毫無心眼兒的答覆,讓乾忍不住湊上前,啄吻對方水光瀲灩的唇,共享甜膩的時光。

 

艷陽底下被烤了兩三個小時,似乎,挺值得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