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寂寞楊柳色

 寂寞楊柳色
 
精密轉走的木造水鐘,咿咿呀呀川流不息輪轉著,不靠半點機械齒輪。
 
窩坐的人,腿上擱著整張的畫板,不潑墨中庭枯黃葉綠的一池殘荷,反而盯著古人的智慧結晶,看得癡了。
 
胸前,冰藍晶簇輕輕晃漾著,折射燦金豔陽灑落的美麗光譜,男朋友送的,一戴,好多年。
 
月牙白的斑剝木架上頭,攀附叫不出名字的藤生植物,也許為九重葛,在頭頂上形成一片小小的陰影,密中有疏。
 
若,五官精緻面容清俊韶秀的男人,倚著雕花座椅睡著了,想必,結構一幅如詩如畫的絕美畫面,讓人,捨不得別開眸光。
 
玄冥正在做日光浴,隨手可得之處,還有使用多年的畫具,圖畫紙上,炭筆素描了一半,筆鋒由濃轉淡,勾勒淡淡的身影。
 
無怨無悔扛了幾十年的家業,這陣子突然閒散下來,被冰泓強迫退休的,『我的肩頭,足以擔下大哥的一切重量!』
 
寡言的孩子,沉默,卻執拗,讓玄冥,怎忍推拒唯一小弟帶有微微酸楚的冀求?
 
步伐慢了,從指縫間毫不留情散溢的時間,忽然被緊緊握牢。玄冥學了畫,少年時代模模糊糊的夢想,而今,真真切切開始掌握其中的形狀。
 
情人,聚少離多,唯一值得慶幸的,互相背對前行的兩人,從沒想過,放開緊扣對方的雙手。
 
車票的溫度,密密貼在口袋裡頭溫熱著,孩子的心意,玄冥紮紮實實接收了,『大哥,出去旅行好嗎?你從來沒有犒賞過自己。』
 
冰泓那時漲紅了臉,十分努力想要表達,模樣,可愛極了,像當年那個還構不著膝彎,搖搖晃晃撲過來撒嬌討抱的奶娃娃。
 
年輕的百里當家絕沒有承認的可能,看不順眼孺慕兄長佔有欲強烈的執手對象,藉故,分開兩人。
 
他最親愛的玄冥大哥,說什麼都不讓給古陵老狐狸!
 
興許團圓節日的緣故,矮綠茂密的天然造景裡頭,除卻小小飛瀑潺潺不絕的滂沱聲響,沒有閒雜人等紛擾,意外謐靜。
 
玄冥緩緩斂下蒼藍色的清泓,諦聽著階前點滴,當細微猶如繡花針尾地的腳步聲傳來時,不過,衝著來人咧開冰冽笑意,「古陵,你來了。」
 
感情慢熱的人,一輩子,只有辦法為一個人綻放內心的熾烈,就像現在。
 
性子幽深難測的人,揚起玄冥非常熟悉的內斂驕傲,「百里冰泓那小子想和我鬥?再練練吧。」
 
睥睨,主宰,古陵逝煙的慣有神色。
 
遞上一只香草與巧克力混合的霜淇淋,如此傲氣的男人,卻記著玄冥每一個細小的喜好,如數家珍。
 
「既然來了,好好休假陪我過中秋吧。」
 
指爪收斂的猛虎,理所當然接收自己專屬的甜品,愉快拉過千里迢迢而來的情人,纏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