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寂寞楊柳色‧03

 
餅皮混著馬鈴薯與洋蔥,加入些許香菜,炒出鹹香迷人的薄荷烤餅餡料,酥脆分明的層次感,一向讓愉快的旁觀者,忍不住想伸出白皙的臂膀,大快朵頤。
 
一旁,香甜軟嫩的白醬窯烤嫩雞肉塊,蔥蒜薑香兼具的卡時基乳酪厚片,同樣,讓人食指大動。
 
雙臂自然而然垂落,輕倚白色牆垣,靜默的觀察者,懷抱不易察覺的細小唇彎,一雙澄透清泓,一瞬不瞬盯著專注菜式的廚師,忘了,別開目光。
 
見時機差不多成熟,整個人貼了上去,從背脊,覆蓋一層溫熱的血肉兼之重量。下頷擱在堅實的窄肩上頭,有意無意,呵氣,「古陵親手作的北印度菜,仍舊讓人魂牽夢縈。」
 
身上仍繫著圍裙,手端鍋鏟的男人,面對情人狀似芢弱無骨的調情行為,不過淡淡冷哼了聲,推了推光裸潔白的額心,「你最近想改行當小白臉,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嗎?」
 
面對古陵似有若無的夾槍帶棍,玄冥不過溫溫柔柔笑著,沒有心底放,親吻著對方藏在灰金色頭髮底下的耳,顯得更親暱,「工作都讓冰泓搶了,好像也只剩下這個選項。」
 
古陵壓根不在乎玄冥有沒有工作,難道他還會介意多花幾張鈔票養自己男朋友嗎?!
 
對於一秒鐘幾十萬上下,不為人知的興趣欄選項裡頭填寫把全世界捧給玄冥的男人來說,或許,這樣的侮辱,太難堪。
 
那麼驕傲的一個人,他的心上人,同樣驕對天下英雄競折腰!
 
玄冥興致挺好的,雙手伸進古陵紮得妥當,一絲不苟的淺水藍襯衫裡頭,愛撫起熟悉不已的身軀,理所當然妨礙對方完成最後的餐點。
 
兩人十分容易擦槍走火,古陵毫無阻止的意圖,當玄冥恰到好處刺激了自己的敏感點,他不過懶洋洋發出了類似呻吟的低啞氣音。
 
和玄冥作愛相當享受,畢竟身後那個臉蛋漂亮到不像正常男子的,技巧好得沒話說,人也體貼,沒有什麼可以挑剔的地方。只有一點,偶爾讓古陵不太滿意,為什麼,他會被壓,一壓好多年?!
 
問題的解答,古陵想了十幾年仍不可得,誠實到極點的身體倒率先背叛他的個人意志,由著玄冥搓弄的過程中,將瘋狂焚燒殆盡。
 
殘餘的理智,只來得及熄火關瓦斯,古陵才不想管他作了一半的菜會不會放冷砸掉,反正每次不考慮地點辦事以後,玄冥那個挑嘴的傢伙最好還會吃。
 
不需要太多繁瑣的前戲,古陵身子發熱發軟得很快,讓玄冥貫穿的時後,該死的手機好死不死響了起來,彷彿,算準時間。
 
『玄冥大哥,你今晚要過來吃飯嗎?』年輕的孩子,透過機械傳遞而來的嗓音顯得軟嚅,有點像盈滿了期盼目光,正在撒嬌的小孩兒似的。
 
玄冥偏著頭,持續著風月奢華,完全沒有要住手的意思。如果現在停下來,醋勁強烈的某人恐怕會直接挾斷他的命根子。
 
近乎刻意,古陵放縱自己嘶啞著破碎,讓電話那頭的百里冰泓,聽得一清二楚。
 
『冰泓,不好意思,改天吧。』含蓄的玄冥,還真說不出口他正在和古陵作愛,由他先挑起的。
 
電話那一頭,百里冰泓氣得臉色鐵青,連宮無后的冷嘲熱諷都忘了反擊,直到葉小釵看不下去嘆了口氣,過來處理。
 
「百里冰泓那娃兒,還嫩得很。」
 
玄冥沒有爭辯的打算,不過指頭蘸了蘸古陵方才調製好的醬汁,抹在古陵幾處敏感上頭,再下一成燃盡靈魂的縱慾輕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