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草稿

「十一,你還有半個小時可以和緋的棺木相處,再晚,咱們回去就真的是大半夜了。」玄離一臉微妙望著早早收拾好行囊,卻死活不肯離開兩具屍骨半步的弟弟。
 
玄震敷衍地應了聲,不曉得聽進去多少?
 
玄離不太認真考慮著要不要直接敲昏眼前這個美人小弟,畢竟,他並不同意玄震將屍體運回國內。
 
除了回憶和照片,誰也不能帶走緋和靖,這是,玄離的底限。
 
「憑欄看不穿翻雲覆雨變幻算不出光陰的流轉走不遍掌中的塞北與江南。詩篇,寫不完千頭萬緒糾纏數不清百折千回巡圈道不盡一生的榮耀與悲歡有多少能永遠
 
多年後千古風流融入海功與過隨風散盡還復來任名利化為塵埃讓史冊銘記風采千秋萬代歌頌著那風華絕代
 
彈指間鬚髮斑白容顏改守護著江山背後明鏡台任歲月改朝換代唯有你無可替代!」
 
既然一時半刻內無法順利啟程,玄離乾脆捉起他的七弦拉瓦波,扯開嗓子,盡情放歌。沉渾蒼茫的歌聲,帶著兩人,細雨夢迴雞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
 
「能記住一個人,是很幸運的事情,然而,能被一個人牢牢記在心底,則是幸福。我想,緋擁有無與倫比的好運。
 
玄杏,你不能放手,讓玄囂與溫翹,飛向未知的世界邊境嗎?」
 
玄離不愛說這些,他卻覺得,看過了至死不渝的靖與緋之後,比誰都還希望玄囂一生無憂無慮的玄震,一定能懂,一定會懂,同時能重新考慮自己的定位。
 
玄震慢慢笑了起來,雖帶著濃濃的寂寞感受,卻是緋離開後,不曾消失的愛,心境出現改變的昇華。
 
「關於這點,我似乎不能認同八哥你更多了,十八那個無法無天的小混蛋,這麼多人疼著他,惦記著他,的確,是幸福的。」
 
「很高興聽到你這麼說,希望未來大哥胃痛的次數能夠減少。對了,溏曾經在塞外遇上星那麼一回,星轉交了一件物品要溏代為保管。
 
這份暗隨流水向天涯的終點,我相信,是十一你。」
 
玄離遞上一個包在杏黃虎紋繡帕裡頭的小巧物事,那一剎那,玄震啊,滿眼秋雨闌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