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草稿02

「小少爺,我今天一定要幫您上石膏,否則您的手遲早會出問題!」站在醫生的專業立場,非非想也有他的個人堅持。
 
溫翹一句話也沒說,只是推了推玄囂的肩膀,要他尾隨非非想走進診療室妥善治療。
 
得到溫翹安慰的人,倒也放下自己一身姿態,由著非非想幫忙處理可以用慘不忍睹形容,腫脹變形的患部。
 
從頭到尾被玄囂晾在一旁當做背景的玄同,自顧自跟著走了進去。現場,只剩下溫翹一個人,不太認真想著低迴怎忘的曾經。
 
星太子的宮殿,隨處可見隨風搖曳的風鈴草,片片彩綢朵朵紫紗,形成一種異樣的濃艷華麗,庭院深處,遍地的橘色山柳蘭,似乎,悄悄昭告著天下,身分尊貴的太子,不欲人知的沉默心事。
 
「緋把玉墜子交給靖的時候,星太子似乎就在附近,是我的錯覺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