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海王聲-03。雨精靈

 
 
 
團扶如球,雪花壓樹的紫藍錦簇花海,籠罩在一片橫斜細雨中。花叢底下,蜷縮的粉嫩俏少年,正睡在煙雨中。
 
翠綠色的,從附近小河川裡頭爬出來,有著青蛙四肢揹負龜殼的小小童子,手裡撐著一柄帶露荷葉,歪著頭,觀察。
 
瘦小的軀體,一瞬不瞬盯著少年好一會兒,最後,貢獻出手中的綠荷葉,歪歪斜斜插在附近的軟土上頭,彷彿,想為之遮去一點雨露。
 
小河童來來回回,手裡捧著一團又一團藍紫色的紫陽花,覆蓋在少年身軀上,用自然花材,替尚且青澀的年輕孩子,編織一床錦繡。
 
「穎…初…。」無意識地低喃,讓平時喜愛惡作劇的乾瘦精怪,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搖身一變,穿著淺蔥和服,梳理一頭烏黑秀髮的座敷娃娃,搖搖晃晃,走向雨幕的另一端。
 
王殿裡,一張意氣飛揚的俊秀臉龐,漣漪著只有自己才懂的複雜情緒。若葉家被連根拔起,溫翹,上哪兒去了…?
 
遍尋不著,他就是怎麼也找不到人!
 
「玄。囂。皇。子。」光怪陸離的陶瓷人偶,以支離破碎的殘破面目來到玄囂跟前,發音,口齒不清。
 
年紀輕輕卻慣見風浪的玄囂見狀,眼底毫無波瀾。那不過,是若葉家水塘中,常見的小妖精。小河童見著玄囂,也不管對方尊貴無比的皇子身分,扯著衣袖就想往外跑。
 
「要我尾隨你,可以,前提是你知道溫翹的下落。」
 
小河童用力點了點頭,越拉越急。玄囂乾脆拎起對方枯瘦的頸骨,像離弦箭矢,化作光影飛奔而去。
 
繡球花叢裡,熟悉的身影染上一層礙眼的汙泥,玄囂瞇縫了眼,曾幾何時,若葉家的溫翹如此狼狽…?
 
單膝叩跪,玄囂輕而易舉,負起發著低燒的少年,「溫翹,我找到你了。」
 
「穎初…,我…。」心底梗著太多以溫翹的年歲,還沒有辦法承擔的東西,有點神智不清的他,在不經意瞥見玄囂亮白衣著上的污穢時,慢慢紅了眼眶。
 
「跟我回宮,你是若葉溫翹,這點,永遠不會改變。是我想和你交朋友,所以,你不必感到負擔。」玄囂的步伐很穩,走得很慢,摘下一數完整的繡球,遞給了溫翹。
 
「這場雨,會停,總有一天,若葉家會復興的。」
 
溫翹把自己的臉頰,貼在玄囂背上,臉上的萬水千山,是他的眼淚或者忽然之間傾盆的驟雨,不重要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