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時光錯

 
經典黑白格紋的龐克連帽長板外套裡頭,簡單搭配著斜裁紗質上衣,突顯了最底下包裹在條紋坦克背心中的精實好身材。窄管皮長褲上,層層纏裹著金屬鍊條,予人,一副玩世不恭的感覺。
 
然而,這樣一個滿頭飛揚刮澎白髮,自我風格強烈的俊秀青年,卻,抱著一只讓形象強烈崩壞的巨型動物絨毛布偶。
 
脖頸上,繫著一條羔羊毛圍巾,粉紅與天藍漸層,更加造成視覺上的衝突。
 
玄囂來異國城市渡假的,臨行之際,卻意外被自家心思難測的父親塞了個拖油瓶過來,導致,他的假期頓時失色不少。
 
『鹿哥,幫我買個東西吧,山龍先生說,也許你可以得到意外的線索。』十分懂得應用小小機心的少年,抓準玄囂始終鍥而不捨的某個盲點,愉快提出要求。
 
少年總稱呼玄囂鹿哥,據說,因為少年在夢境中,看過一頭美麗白麒麟的緣故。
 
玄囂在找脖上圍巾的主人,追尋了將近十年還不肯放棄。他什麼也想不起來,依稀的印象中,只有一張溫雅好看的模糊臉龐。
 
午後的街道,散發著一種慵懶的氣息,異常強烈的風勢,似乎,正預告著什麼。
 
玄囂抱著等身大的布偶,遮蔽著他絕大部分的視線,等他察覺圍巾被一旁行道樹勾住的時候,一陣呼嘯而過的疾風,卻把唯一的連繫給吹得好遠好遠。
 
像,斷了線的風箏。
 
玄囂連忙追了上去,他的記憶已經散碎成萬千細沙,再也拼湊不起來了,他說什麼,也不讓最後的浮木,隱沒!
 
抱了只礙事玩偶的青年,自然而然跑不快,就在圍巾漸行漸遠之際,從轉角懷抱一整袋香氣四溢法國麵包,梳攏一頭整齊淡色長髮的美青年,輕輕鬆鬆,勾住玄囂的圍巾。
 
「先生,這是你的東西吧?」字正腔圓的外國口音,格紋針織毛衣前不斷晃漾的翼型項鍊,鑲嵌一顆璀璨的紅寶石。玄囂在目睹的剎那,他的眼前,霎時一片凌亂。
 
『穎初,謝謝你的天狗之淚。』交錯盤旋的記憶畫面,最後,定格在對方雙手緊握的胸口,賴著不肯走了。
 
當玄囂猛然回神,對方,早已消失無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