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雙秀

 背光的人影,沐浴在溫暖的陽光底下,身上彷彿鑲嵌了一層如夢似幻的霜,幾乎,讓倦收天以為自己錯眼了。
 
翩然回首的剎那,站在燈火闌珊處的那人,一雙堅毅的耀金眸子,意外地,竟有了想哭的心情…。
 
「許久不見了,北大芳秀。唉唉,你可不要久別重逢的第一句話,就是煞風景的傷春悲秋哦。」原無鄉的眉眼裡帶著笑意,以慣有的灑脫幽默,問候。
 
太過習慣去揹負所有責任的倦收天,情感壓抑到極限的倦收天,萬語千言,哽在喉嚨的位置,一個單音也發不出來。
 
只能怔然與原無鄉對望,好像,想把對方狠狠烙進心底似的,那般執著。
 
「你能用這麼火熱的眼神看著我,小當家我感到十分欣慰。說說看,遇到什麼樣的奇遇了?讓你即使天鞘晨曦離身,猶能以有情之心,看著這個世界?」原無鄉很快注意到倦收天有哪裡不一樣了,以打趣口吻,關懷著自己最重要的兄弟。
 
搖搖頭,倦收天什麼也沒說,比起原無鄉重新長回來的雙手,他這一對靈魂之窗,算不上什麼,「你的手…。」
 
原無鄉笑著拉過倦收天,讓對方與他對桌而坐,殷勤斟滿一杯玉壺清,塞入倦收天熾熱的掌心中。肢體接觸的那一剎那,能夠感受到溫熱的血脈跳動,反而,讓內斂的原無鄉,有種恍然如夢的錯覺。
 
終於,又能藉由這雙手,觸摸到倦收天的心跳了…。
 
「好了好了,我們為彼此義無反顧的心思,都是一樣的。難得我叫了桌好酒好菜,不趁熱享用,實在太糟蹋了。」原無鄉並不想沉溺在過去那些恩恩怨怨的緬懷當中,往事,都隨風吧。
 
執杯相碰,酒入喉腸,終不再是催化的萬縷愁思,是痛快酣觴,更是,花落時節再逢君的欣喜之情。
 
倦收天緩緩咬著原無鄉遞過來的花雕雞,「我該慶幸,這回,不是放了五十年的燒餅嗎?」
 
笑著揶揄,「早該風化的小玩意兒,只怕你北大芳秀不敢吃啊。」
 
「吃完這一頓,該讓日子過得太舒服,惡貫滿盈的慕崢嶸,為自己的行徑付出代價了!」倦收天沒有辦法忘,那些鮮血灑落大地的沉痛,若非慕崢嶸從中作手,也許,犧牲不會如此壯烈巨大。
 
「原無鄉同樣無法饒恕恣意踩踏同志血肉的慕崢嶸,尤其,他還想暗算當時近乎全盲的你。」倦收天是原無鄉最後的底限,誰也不能觸碰分毫!
 
「讓慕崢嶸腹背受敵,徹底斬斷他所有可能求援的方向。」
 
「你的意思是,黑海森獄?」原無鄉不太能肯定,嫉惡如仇的倦收天,有可能,和玄囂太子合作嗎?
 
「黑獄進犯的仇,倦收天銘記在心,不過,玄囂太子的確是可敬的對手。他已經和我接觸過了,也答應共同誅殺慕崢嶸。」
 
「既然如此,咱們共同甕中捉鱉吧,以慕崢嶸的死亡,弔慰昔日道門捐軀的同志和英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