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3318

    累積人氣

  • 24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生死繫

 溫翹抱著一副曾經意氣飛揚,而今只剩下冰冷溫度的屍首,讓他用蘇銀水製成的鋒利兵刃猝不及防劃過脖項造成的。
 
一雙邪佞的淡色眸子,瞠得老大,無語,控訴著他毫不留情的背叛。
 
沒有為玄囂闔上不甘心的眼眸,溫翹摟著對方逐漸僵硬的身軀,腐朽了,發出惡臭了,也不在乎。
 
日日夜夜,伴屍,酣睡在噩夢侵擾的夢魘裡。只要斂下雙眸,耳畔,不斷不斷,迴旋飄盪玄囂昔日的豪氣萬千,以及,失望透頂的冷峻言詞,連掩飾,都嫌多餘。
 
玄囂善於迎合討好他人,然而,對於掏心掏肺相待的對象,卻異常精神潔癖地無法忍受分毫的出軌和叛離!
 
溫翹不但宰了玄囂,秘密被他悉數得知的玄滅也不能幸免於難,擊殺玄滅真正的鵬鳥元神獸之際,薄薄的唇,冷冷吐出不帶半點感情的字眼,『我喜歡玄囂,一直都是,即使我親手殺了他,這點,也不會改變。』
 
風中飄揚的淡色披風,淒絕油如招魂白幡,森獄沒有光的天穹,無端,驟落大雨傾盆,淋得溫翹臉上,滿是濕涼。
 
會讓小河童拉著跑來,手握一柄帶露荷葉的狂妄男人,不存在了。
 
閻王十八子,在山龍隱秀和千玉屑裡應外合的情況下,死的死,殘的殘,瘋的瘋,不成氣候了,沒有人,能阻止天羅子順利登基。
 
「恭喜,若葉家恢復原本世家大姓的地位,溫翹,你功不可沒。」千玉屑笑語盈盈,向若葉溫翹道賀。
 
溫翹望著以血流成河,屍牆遍野堆疊而成的大好江山,眼神,完完全全失焦了。向來給人一股神祕氣質,而今,只剩下搖搖欲墜,以信念,強撐著不能倒下。
 
「為了振興若葉家,無論我再怎麼喜歡玄囂,卻走在與他全然背離的道路上,甚至,不惜踩著他的屍骸往上爬!
 
這樣的結果,是我真正想要的嗎?」
 
千玉屑還來不及回答,溫翹猛然蹬地擊出蒙塵染血的滾龍槍,重重往心口的方向刺了進去,不偏不倚,噴濺的鮮血,不可能有任何機會生還的。
 
溫翹臉上,露出虧欠的笑容,往後縱身一躍,讓身子急遽跌落高築的牆垣,「千玉屑,把我毀容,刨出雙眼,葬在玄囂看不見的地方。我,沒有臉見他…。」
 
天羅子無法接受血染的王位,終究,出走了。
 
千玉屑迎回玄囂唯一的子嗣,每年,帶著他年輕的王,祭拜遍地雛菊花開的兩座無名墳塚。兩抔黃土,緊緊相依,長出不離不棄的夫妻樹。
 
「國相,這裡,埋骨了誰?」聰穎的隨遇,將森獄打理的井井有條。他始終不能明白,千玉屑要他過來的目的。
 
千玉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兩人合葬。以及,讓那份無法見光的真實心意,永遠傳遞下去
 
「這裡,埋葬你的父皇玄囂,與,他轟轟烈烈愛過,卻因立場無緣相守的若葉家最大功臣。
 
未來,悲歡再也不能把他們離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