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海王聲-06。碧水潺

 
一頭弧銀白的酥酥短髮,率性散落在凌亂床褥間,映在月光灑落的霜底下,流轉著廣寒宮高處不勝寒的寂寞感。

平時狂妄中猶帶陰沉的三白眼,輕輕斂著,睫毛不時眨呀眨的,遠遠望去,不過就是個面貌韶秀清俊的少年。

恬靜的睡顏,像,正做著什麼樣甜美的夢境,讓人想一窺究竟。

偌大的寢殿裡,幾乎沒有多餘的擺設,空蕩蕩的,偶爾,風聲迴盪一闕黑白演繹的嗚咽,低唱著英雄氣概,無名。

軟紗稠帳,疊疊幕幕重重,任誰也看不清,簾後上演的時光歲月,在無聲的千萬語中,顧守著一世不離。

賞心悅目的淡粉,靜靜後撐雙手窩坐柔軟暖帳一角,淺握水貝,任由髮絲纏繞雙眸,微笑著緘默。

低眉信手續續彈, 說盡心中無限事,輕攏慢撚抹復挑。大絃嘈嘈如急雨,小絃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有著陶瓷人偶外表的小河童,努力將軟軟小小的身子撲上高高的床,想要搆著披散的蔥白長髮。不在乎,壓皺了一身新裁藤紫正絹和著。

好不容易爬上去,細小手掌攢著捧不住的滿滿華髮,溫吞又笨拙地綁起三股辮來。

彈奏水貝的人,沒有阻止,靜靜地望,望著記憶中那一頭風中飛揚的白,慢慢長長,仍舊,帶著爽快乾脆的光澤,一如主人,那般耀眼。

一聲無意識嚶嚀,嚇得正在惡作劇的小河童,差點翻滾落床,摔爛自己的臉龐,讓及時伸出的臂膀,牢牢攔著,「好了,別胡鬧,回凝雨身邊去。」

小河童總繞在與自己氣質相仿卻更為成熟的血緣者身邊轉,要是摔破了身子,不好對凝雨交代啊。

凝雨與央措不同,代表的,是若葉家隱而未出的潛藏勢力。

氣場囂狂,身分尊貴的人,趴在滿滿的軟枕中央,一雙倒生的銀藍犄角,光怪陸離堵在床板的位置,看起來不是挺舒服的。

月牙白色裡衣,隱隱透著底下健康的麥色肌膚,以及,浮落的淡色腥紅。專注的眸,凝視了好一會兒,終究,整件掀開:皮開肉綻的鞭痕傷口,怵目驚心。

控制不了指頭微微顫抖,緩緩觸摸著患部,淺淺低低的額吟,勾出一連串破碎的氣音,纏咽在耳畔,久久不散。

「是我覺得挨這鞭救你值得,玄囂又不是細皮嫩肉的小姑娘,身上的傷痕,不過驕傲的英雄印記。」不知何時轉醒的人,有點吃力地爬起來盤坐著,自信的眸光裡,盈著不明的暖色,飛掠即逝。

「若不慎傷及黑獄十八公主千金之軀,溫翹萬死難辭其咎。」順著對方的話意,溫翹也有了調笑的心情。

「以身相許如何?保證穩賺不賠。」挨了閻王鞭,兩三天都離不開床榻的人,十分認真地推銷起自己。

身為國之重臣的千玉屑,有意無意,在茶餘飯後閒聊起溫翹入獄期間,玄囂為自己多方奔走的詳細經過,甚至不惜當著朝臣的面,為自己討保,『溫翹沒有選擇自己出身的餘地,難道,因此他就活該被否定,貼上亂臣賊子的標籤嗎?!

我以十八皇子玄囂之名為溫翹背書,他是無辜的!』

爆炸性的發言,惹群臣議論紛紛,最後在有心人操弄下,若玄囂能受閻王一鞭,溫翹無罪開釋。

玄囂挺直了脊骨,不皺一下眉頭,即使皮肉瞬間的劇痛,讓他幾乎噴出了五臟六腑,自小接受的訓練和自尊,卻不許他當場跪倒!

拒絕玄震的攙扶,玄囂,走得坦蕩蕩。

溫翹在獄中,相較同時入獄的囚犯,其實沒吃什麼苦頭。玄囂讓翼天以私人名義賄賂了獄卒,除了不得自由外,半點皮肉傷也沒有。

森獄牢房的刑求,可是出了名的殘酷嗜血。

對受傷的玄囂來說,正襟危坐可吃痛得很,於是,他理所當然趴到溫翹的背脊上頭,貼著對方的耳骨,親密呢喃,「把我頭髮綁成這樣,溫翹你想學苦境的習俗,結髮嗎?」

嗤嗤地笑了起來,雙手一面不安分地把溫翹天空藍與粉紅交錯的髮,也纏進自己皓雪般的白髮中。

顧忌著玄囂是重傷患,溫翹由著對方抱住他胡來,沒怎麼反抗。很快,溫翹新的困擾就來了,兩人的髮,不知不覺間,纏綁成無法解開的結。

「這下不削斷,恐怕沒辦法分開我們兩個。」在溫翹考慮著要不要這麼做的同時,一向好好藏在衣袖裡,清冷的螢藍冷玉不慎滾了出來,被眼尖的玄囂捕捉到,賴都賴不掉。

那是一塊刻著玄囂小字"穎初"的玉石,是對方無緣的母妃親筆寫下的祝福。玄囂從小揣在懷裡,後來轉送給自己的。

「如果你以若葉的姓氏過門,我會考慮用八人大轎風光迎娶你,穎初。」

「可以啊,等我拿下森獄江山的那天,就嫁給你當若葉夫人。」玄囂允諾地太爽快,讓溫翹幾乎錯覺,十八皇子只是拿他窮開心。

溫翹默默想起了,凝雨在他出獄的那一天,來探望過自己一回,像小時候一樣摸著他的腦袋,對於他的選擇,依舊不置可否。

他始終沒弄懂凝雨的心思。

後來的後來,等溫翹終於有能力無畏末路多顛簸,笑著說,從未放手過的時候 ,他終於明白,凝雨怎麼看待他的每一步戰戰兢兢。

溫翹終究把玄囂好不容易留長的髮整頭削斷,據說,讓言詞惡毒又嘴壞的玄震恥笑了將近月餘。

不過,那都是玄囂能下床後的事情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