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White Rose

 

「穎初,你還好嗎?」玄囂天生陰沉的三白眼,此刻不但陰狠,更寫滿生人勿近的氣息。套句某人的形容詞的話,就是太子爺您腦子又抽風啦?

玄囂下頷努了努Lobby外那台搶眼到讓人無法忽視的焰紅拉風跑車,以及幾乎淹滿大廳的白玫瑰花海,「四哥跑來我旗下的飯店,和玄震求婚…?」

一雙尖細的耳朵覆蓋在蓬草般的白髮下晃呀晃的,溫翹忍不住伸手捏住那美好的觸感,讓玄囂不受控制地溢出破碎的顫音。

「白玫瑰代表高貴純潔的愛,很適合送給玄震經理,不是嗎?老闆。」不曉得什麼時候加入觀賞行列的神在在,下了會讓玄囂更爆走的註解。

「玄震經理今天真是美得讓心奴想掐斷他的脖子,好好收藏著疼愛。」正好路過的二號旁觀者,露出癡迷的神情,吐露最殘酷的言詞。

痛恨被錯認性別,長相清俊韶秀的玄震,今個兒,竟下放了一頭杏金色長髮,穿起中性森系的空靈服飾,襯托出一股飄逸絕塵的清豔脫俗感。

平時犀利毒舌的人,站在高大頎長一表人才的玄同身邊,竟顯得幾分小鳥依人。任由玄同又摟又抱,毫無抗拒的意圖。

當玄同低首,準備親吻玄震淡色的唇時,玄囂的理智線終於徹底斷裂,再也不想假裝自己是隱形人,上前狠狠拉開玄震,「四哥,要在我的地盤上搶人,是不是應該過問一下我的意見?」

玄同眨著淡漠的眸,飛掠一抹異色,「杏,既然我配合演出了,記得空一個星期出來。」

戲演完了,玄同瀟灑退場。

「小穎,愚人節快樂。」身為主謀的玄震,大方坦承,當然,所有圍觀的高層,都是知情者。

「穎初,白玫瑰花是我想送給你的,不是玄同經理準備的。」共犯溫翹,在玄囂進一步發作前,摟腰,湊近,親吻,一氣呵成。

事後,溫翹襄理大庭廣眾下與玄囂太子爺接吻的震撼畫面,理所當然,也被歸類成愚人節的一部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