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八爺的劇本。玄臏

沿著半山坡略微陡峭的緩慢往上爬,周圍,傳來濕潤的氣息,纏咽著玄震的鼻翼。

率先映入眼簾的,是水面上暈黃搖曳的紙紮燈籠,白草燈和紙糊的,像極了夏季裡青碧幽綠的螢。

載浮載沉,看起來相當溫暖,如果,忽略到某些外在因素的話。

氤氳不已的蒸騰熱氣,緩緩障蔽了玄震的視線,他所處於的位置,是大哥玄臏私人別墅前的露天溫泉。

玄臏邀請自己來喝茶,所以玄震來了。

教養良好的幫傭,畢恭畢敬遞上一套絹面小振袖的雛菊太鼓正紅色和著,玄震的反應,不過聳聳肩,「我也很想知道休息兩個字怎麼寫,不過,大哥似乎沒這麼打算。」

他的諷刺,漫不經心。

年輕的少女,似乎沒想到玄震會無預警戳刺,稍稍露出驚慌的神情,而後飛快地撫平,更加小心翼翼領著他到指定的和室裡頭更衣。

玄震將整件和服攤開,皺眉看著不對稱的文庫結和一併附上的四輪薔薇菊梅髮釵,這個世界上敢讓他穿女生和服的,只有玄同一個!

不怎麼高興地剝掉原本的衣物,玄震套上花色顯得青春洋溢的小鼓紋和服,動作絲毫不拖泥帶水,連綁腰後的類似蝴蝶翅膀,一邊三折一邊兩折的腰帶都乾脆俐落,完全,不需要他人幫忙。

他小時候常穿和服,拜玄同所賜,幾乎清一色是女孩子的款式,杏金色的柔順頭髮長及腰際,能怪四哥娘家的人總是誤認他的性別嗎?

挽髮,斜插緋紅珠玉花簪。

隨著他走動,衣物曳地。鋃鐺相撞的玉石,猶如風動琅玕,清脆又好聽。玄震面無表情拉開和紙門,冷冷看著正襟危坐,差不多泡好一壺茶的玄臏,「四哥會來嗎?」

他的意思也很明顯,大哥你最好對我身上的小振袖和服有正當的解釋理由!

玄臏先是愣了愣,旋即意識到門口清豔似幻的東方美人,是他的十一弟玄震,連忙,咧開溫潤如玉的笑,「不好意思,大哥一時沒認出玄震你來。玄同不會過來,這是他寄放的和服,說如果哪天你過來品嚐愚兄的手藝,就拿給你穿上。」

玄震笑了起來,笑聲冰冷清冽,像他一貫給人的感覺,「大哥,過度謙虛便是虛假,在我的面前,你還需要假裝嗎?!」

他和凶暴大驚慌略有交情,更在無意之間,得知了玄臏隱藏多時的秘密。如果,他和玄同之間,不存在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恐怕,早像倒楣的十三到十七一般,怎麼死得都不曉得。

玄臏慢慢轉動手中的陶瓷,溫和的表情一層一層剝落了,裸露出蟄伏底下意欲爭鋒的顧盼生姿。玄臏的眼神,絕對不遜於他親愛的十八,自信犀利,飛揚傲氣,更多了一抹銳利和潛沉。

「要吃羊羹嗎?早上剛從海關那邊送過來的。」玄臏遞上一杯釉綠清茶,舉手投足間,像個優雅貴族。

「不是最好的東西,大哥還看不上眼,怎麼不要?」玄震慢條斯理咬了口眼前的金桔羊羹,享受著頂極口腹之慾。

「玄星最近好嗎?」

「大哥要問的,是玄星還是玄穎?十八活蹦亂跳,有充足精力找玄滅麻煩,好得很。四哥的話,怎麼會問我呢?

對了,玄震忘了恭賀大哥,在四哥出資的電影裡頭,馬上英姿颯爽,任誰也看不出天生殘缺。」毫不留情踩玄臏的痛處,他連玄囂都敢痛毆了,何況,只是自己的大哥?

玄臏從來就不是軟柿子,在知情的玄震面前,他更不需要偽裝成軟弱怕事,立即,還以顏色,「好說,大哥還不及玄震你一人分飾兩角,顛鸞倒鳳風華絕代。」

玄震哼了幾聲,沒接腔,只是靜靜食用玄臏提供的和果子。為了玄囂,他可是咬牙答應玄同莫名又吃力不討好的條件。

他需要玄同的絕對支持,因此,什麼樣程度的犧牲,玄震都不放在眼中。

「十一一路舟車勞頓,今晚住下如何?溫泉隨你使用,你不想看到的女人,不會出現在這裡。這邊,是我的私人產業,只有你和玄星來過。」

玄震睨了玄臏一眼,「我和你,究竟誰比較可悲呢?大哥。」

玄臏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他想了超過十年也沒有答案,卻是飲鴆止渴,怎麼,也停不下來追逐一場鏡花水月。

他不記得玄震什麼時候離開的,回神的時候,已經被人壓在身下,拉開了腰帶,「就為了玄震把我藏起來?」

玄臏對於不懷好意質問的回應,是主動送上自己的吻。

「穎初,你水會不會放太多了?」溫翹從玄囂身後瞧了眼尚未沸騰的鍋子,提出自己的疑問。要煮兩人份的水餃當晚餐,這樣的方式,曠日費時。

玄囂拉過溫翹的雙手,整個圈在自己腰際上,而後,把重量理所當然摔給對方,「這樣的水量,煮一隻牛角十八剛剛好,不是嗎?」

溫翹微笑不語,玄囂說的是他自己在玄同電影裡頭飾演的清秀小姑娘,腦袋上,長著一對冰瑩精緻的倒生犄角,怎麼看,怎麼惹人喜愛。

情感內斂的溫翹,絕對不會承認,其實他非常喜歡那樣別開生面的玄囂。

玄震這兩天不在,玄囂乾脆也替自己和溫翹討了休假,整天就是纏膩在一塊兒,哪裡也不去。天羅受不了玄囂刻意曬恩愛,找個理由溜去說太歲那邊避難。

心血來潮的玄囂,從傳統市場買齊材料,自己包水餃。

玄囂的水餃,不需要再使用任何的醬汁,碩大渾圓幾乎要撐破表皮的內餡兒,本身,風味十足。

已經完成上桌的柚子涼麵,清爽不膩,淡淡飄散清柚香在空氣中,惹人,食指大動,『只要你喜歡,我可以煮出二十種不同變化的涼麵,絕對不會讓你吃了鬧胃疼。下次,弄沙拉小貝殼麵搭配鮭魚起司酥梨麵卷給溫翹你嚐鮮如何?

泥蛋香和醋酸的完美調和,以及極品鮭魚滋味,我保證讓你百吃不膩。』

老王賣瓜模式莫名開啟的玄囂,讓溫翹笑著以吻封緘。

「你的手機響了,有新訊息傳入,需要幫你拿過來嗎?」溫翹覺得大概是倦收天,鬆開玄囂走出廚房,回臥室找對方新換的智慧型手機。

餓肚子的小白老虎,賣萌討好地蹭著溫翹褲腳,博取同情。於是,溫翹順手把毛團子也拎過來,打擾他和玄囂的兩人世界。

「玄同傳來的,穎初,你要不要自己看?」滑開玄囂的螢幕,玄囂沒對他設防,帳號密碼全給了他。

聽到自家四哥的名字,玄囂的表情瞬間有點微妙,「溫翹,你看看玄同想幹什麼,那傢伙除了向我炫耀玄震以外,準沒別的事情!」

某種程度上來說,玄囂覺得他哥有病,而且,病入膏肓。

溫翹大致流覽過玄同發送過來的照片,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玄家四少爺,為什麼要刻意傳玄震的相片過來,而且,還明顯看得出來脖子上有青紫瘀痕…?

他有點猶豫要不要直接刪除,玄囂看到這樣的景象,不抓狂很難吧。

很可惜溫翹瞬間的猶豫,惹來敏感的玄囂注意,直接搶過手機,親自證實了玄同的未竟…。

玄囂露出十分不高興的神情,「震哥又再搞什麼?!讓四哥給我發這樣的訊息,很好玩嗎?!」

懶洋洋把自己泡在水中,只露出一雙藕白臂膀和腦袋趴在天然雕砌的水池,玄震把思維整個抽空。

來找玄臏喝茶的話,他得耗費比平常更多的心思應付兄弟,不過不可否認,玄臏別墅的外在硬體部分,是最棒最頂級的。

他從年紀很小的時候就意識到,玄臏總是透過看著自己,尋找著什麼的痕跡。後來玄震才明白,玄臏,總不經意追尋著玄同的背影…。

「同哥,這裡是玄臏住的地方,別這樣。」冷不防被人從身後赤裸裸擁抱相貼時,玄震不過淡淡制止,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

雖然十八也挺喜歡偷抱他的,不過,那個臭小子怎麼可能捨得離開溫翹半步?去蕪存菁過後,人選,自然只剩下隨心所欲的玄同。

無喜無悲的男人,淺淺應了一聲,玄同正常的喜怒哀樂早就消失了,淡漠的他,這樣已經算是表達上的極限。

玄震不經意撇見放在岸上的黑絹牡丹球菊和著,上頭若隱若現的鳳凰圖紋太過刺眼,讓他有點無奈回瞪自己的哥哥,「同哥,我膚色本來就比一般男人白,雖然不想承認,長得的確也比男人漂亮,紅色或者墨色和服都不適合我穿。」

「我明白。」

玄同的內心,藏著連自己都不懂的悲哀和悲觀,這樣複雜糾結的心緒,不著痕跡體現在他對待玄震的方式上。

挑挑眉,「同哥,你還記得我是你弟弟嗎?」玄震曉得為什麼玄同會無條件寵愛自己,可他無力償還,只好漠視兩人的關係,走上今天荒腔走板的極端…。

除了玄離口中的道德底限外,他們,什麼沒幹過?

「我知道你不是妹妹。為了玄囂,你還要讓自己沉淪多久?」不冷不熱的質疑,符合玄同的一貫風格。

「反正只是吃掉他整個演出角色而已,無論如何,不能讓小穎打扮成女孩子當二十四橋活招牌這件事情曝光。」

他想保護玄囂,一定要讓對方順利繼承父親產業的決心,從來,不是空穴來風!

肌膚泡得有些燙紅,玄震乾脆離開溫熱的池水。玄同起身幫他著裝,玄震也沒有抗拒,他哪裡有拒絕玄同的本錢?

玄同沒有跟著他離開,人還泡在溫泉水當中,不曉得正想些什麼?玄震慢慢地走,讓夜風帶起自己散落的髮,飛揚。

暗處突然竄出一抹驚鴻掠影,狠狠掐住玄震白膩的頸子,力道之強大粗暴,幾乎,要扭斷了他的脆弱。

玄震被扼得無法呼吸,卻不見絲毫驚懼之色,反而一字一句傾吐地好清晰,「大哥,如果能讓你選擇的話,你想要誰的人生?」

玄臏鬆手,一雙不怒自威的眼,盯著玄震脖項上的新傷瞧,不發一語。

「我的話,誰的都不要,不要大哥的,不要我的,更不要四哥還是小十八的!我想要的東西,誰也給不起,父親不能,大哥和小十八不能,四哥更不能!

大哥,你永遠也無法將我送回過去。」玄震冷冷笑了起來,他最大的悲哀,就是他姓玄,是玄家的十一少爺!

玄同不知何時站在背光處,靜靜看著玄臏與玄震,什麼也沒說,只是走了過來,牽起玄震的手,頭也不回離去。

只餘玄臏孤身一人,耳邊嗚咽著回不去的曾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