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緋蚍蛉

 01.
 
精緻漂亮的小臉蛋緊緊繃著,露出生人勿近的惡狠狠氣息,可惜看在一旁充當臨時保父的玄離眼中,毫無殺傷力。
 
感覺上,比較像是軟軟白白的糖花兔子,誤闖了父王的壽宴叢林,周圍,虎視眈眈。
 
為什麼小十一在這裡呢?因為玄同要昭告天下,粉妝玉琢的十一皇弟,是他羽翼底下的保護範圍。
 
父王一刻鐘前召喚了玄同,還不許他的四皇兄帶上小十一,玄離別無選擇,只好認命看著他家四皇兄的心頭肉。
 
「玄離,你會不會對四皇兄太惟命是從了?哪個人這麼有眼無珠,不曉得十一皇弟身上掛著玄同皇兄的免死金牌,想染指,可得有身首分離的覺悟哦。」
 
玄闕笑罵著玄離像看門狗,連拖帶拉把人給拎走。
 
小小的,一身紅緋的團子,內心充滿著警戒與不安,頻頻往浮華不已的大廳外望,彷彿這麼做,就能盼來熟悉的,唯一讓自己心安的豔色。
 
美麗又脆弱的人,總是會吸引狂蜂浪蝶,當皇子裡頭最為好色的玄丘不懷好意而來時,十一錯愕地發現,自己竟然無處可躲。
 
「十一皇弟果然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名不虛傳啊。」猥瑣而讓十一感到厭惡反感的輕浮發言,隨著玄丘的身影逐漸逼近。心底拼命壓抑最深層的恐懼,無預警忽然炸了鍋,金琥珀色的眼眸,剎那流露出漫天鋪地的驚慌失措。
 
「玄丘皇兄,你聽過蛉輕吟的清脆顫音嗎?」玄丘有機會觸摸到十一晶瑩剔透的肌膚之前,玄同清冷的嗓音,冷不防穿透而來,像把利劍,直接削在對方的耳廓旁,分毫不差。
 
玄丘冷汗直落,打哈哈帶過連忙灰溜溜逃走了。
 
十一整個人撲進玄同的懷抱裡,緊緊拽著對方的衣襬,很努力想要表現出自己不害怕的模樣,不過,不斷抖瑟的小身子,還是洩漏了自己的真實情緒。
 
玄同輕鬆自若抱起沒幾兩重的十一,一面順著白金色的柔軟長髮,一面將藕白臂膀,圈在他的脖頸上頭。
 
在十一看不見的後腦杓位置,暴露連掩飾都嫌多餘的森冷殺意。
 
玄滅見狀,連忙過來為玄丘的魯莽行徑道歉滅火,玄同是尊誰也惹不起的大佛,內心暗罵玄丘之餘,臉龐上堆滿了笑,「玄同皇兄,對不起,請看在九皇弟的薄面上,不要和玄丘皇兄一般見識。」
 
玄離也拉著玄闕過來安撫玄同的負面情緒,「朱星,是我有事暫時離開,十分對不住。」
 
遠處的玄臏,拄著紳士枴杖一篤一篤走過來,替所有的皇弟緩頰,在他心底,漫起無人看得會的劇烈漣漪,「玄同,父王禁止手足相殘的人倫悲劇,既然十一皇弟完好無缺,能不能就這樣算了?」
 
抿唇的玄同,一語不發,抱著十一逕自退席。沒有人,看得出玄同是否已經消氣?
 
「杏,還怕嗎?」
 
「同哥,我不喜歡其他的皇兄,也不喜歡父王,以後可以不來嗎?」
 
「不可以,但,我不會再離開你。」玄同給予了明確的保證,對他來說,那是一輩子的諾言。
 
 
 
02.

 
「杏公子,多少吃一點好嗎?」兜率天童一臉苦惱望著看起來食不下嚥的漂亮小團子,他家主上心上的那麼一塊牽掛。
 
白金色的長髮迅速甩了甩,抿著唇,無言表達自己的抗議。
 
十一挑食,這個不吃,那個不愛,玄同沒有親自盯著用餐的時候,往往與伺候自己的下人長期抗戰。
 
「不然,把這碗杏仁豆腐吃掉好不好?」以百香果混合玫瑰醬,四溢的香氣,頗為濃郁迷人,這是玄同府邸的廚師特別給挑嘴的十一弄出來的精緻小點心。
 
偏過的小腦袋,慢慢轉回來一點,伸手,自己捧住骨瓷白碗,一口一口開始挖,「同哥什麼時候回來?」
 
「玄同主上沒有明確交代自己的行蹤,也許,杏公子吃完就能看到人了。」兜率天童滿臉苦逼,這種連哄帶騙的勾當,為什麼每天都得上演啊啊啊啊啊?!
 
哼了哼,十一擺明不信任兜率天童,低下頭,緩緩咀嚼著碗底嫩白的杏仁豆腐。
 
「又為難兜率天童?他是人才,不是奴才。」忽然出現的濃紅身影,形成暗色籠罩十一,順手,把小團子抱了起來,淡淡問了聲。
 
「同哥,我可以不要吃嗎?」十一的氣燄,碰上玄同立刻矮了一截,細細軟軟的童音,詢問微乎其微的可能性。
 
玄同接過十一吃沒兩口的碗,揮揮手,兜率天童旋即如獲大赦般欠身告退。水煮魚,花椒蛋,口味的確重了點。
 
「不成,不過玄離正好要開飯,可以帶你一起過去。」他只是回來看看十一,看自己的皇弟,是否安分用餐?
 
點點頭,十一只是想要玄同陪,卻彆扭地不肯正面承認,其實不管玄同餵他吃什麼,小團子都欣然接受。
 
玄同哪裡沒看穿十一那麼一點心思,他也不點破,只是端過杏仁豆腐,餵著他和乖巧二字絕緣的十一皇弟。
 
小傢伙勾開了符合年紀的可愛弧度,總算,心滿意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