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貓信差

 

 

 


毛茸茸透著緋紅的黑色貓耳朵和長長的貓尾巴,隨著主人走路的步伐晃呀晃的,還紮了大大的鈴鐺和繽紛緞帶,不由得讓溫翹想起玄囂觸感良好的尖細長耳朵,想伸手偷捏之餘,夾雜著感慨和懷念。
 
斜背帆布包包,看起來酷帥有形卻長著破壞形象可愛得緊的貓咪特徵,領路人一臉嚴肅表示他負責仙山整個地區的郵件送遞,另外,兼職雜工,有任何疑難雜症他會負責處理。
 
名字?
 
貓信差。
 
玄囂太子,也來了嗎?
 
猶豫再三,溫翹終究問出讓他好在意好在意,十分緊要的問題。手腕上的繫命繩還好好綁在白皙的腕骨,沒斷。當初那一剎那的心痛如絞,是他的錯覺嗎?
 
搖搖腦袋,發出好不清脆的生動琅玕,領路人手裡握著染血的白纓槍,是玄囂的滾龍槍,斷裂成兩截,彷彿正哀泣著主人風歌倒落,哀得鳴鳴落落。
 
沒收到新的死者訊息,不過,有一名新的信差上任。
 
聞言,溫翹重新染起了一抹希望的小小火苗,他並不希望玄囂死去。即使不能陪伴在對方身側,他仍舊堅信與盼望,在玄囂的皇圖霸業底下,苦蠻花能豔開千年…。
 
尾隨領路人以慢悠悠的速度逛著一片景色溶溶的仙山地區,溫翹沒來由的想起風景曾舊諳,路遙歸夢難成,央措哥晚些時候見到他,會是什麼反應?
 
溫翹在仙山見到的第一名故人,是玄震。劇變的外貌,讓他差點認不出眼前的古典美人,是昔日的森獄十一皇子。
 
白金色的柔順長髮輕逸飛揚,微尖的耳廓帶有晶瑩剔透的玉石質感掛著誇張鳳黃耳墜,朱紅衣袂飄飛,冰為仙骨水為肌,寫一行清碧的詩句;玉為骨芙蓉為貌,飄一縷淡香幽幽。
 
狴雪族血脈?玄震皇子?
 
一連兩個問句,饒是慣見若葉家各式清豔似幻的絕色,自己長得也孺秀雅逸,情人玄囂清俊韶秀的溫翹,仍舊不受控制多瞧了玄震幾眼。
 
「這麼漂亮的男人,溫翹你可不是天天都有機會看到的。」
 
溫翹當下有點難以形容自己的複雜心情,玄震皇子說話的方式,似乎和外表一般,有些不同了。
 
「你和小十八停留在記憶裡的印象,不是我原本的容貌。人都死了,那些放得下放不下的執著,該淡了。」
 
轉向尾巴時不時在溫翹眼前晃漾,讓溫翹必須用好大的自制力才能遏止自己想一把捏下去念頭的貓信差,欸,四皇兄今天寫信嗎?
 
掏掏自己隨時隨地都又膨又鼓的帆布信差包,玄同的信件沒有,玄臏的包裹有一份。
 
「喜歡吃薑汁鳳梨糕的人一直都是玄同皇兄,大皇兄到底要說幾次才會記得?溫翹,送你吧,仙山的物資要靠塵世的人接濟,不然每個人可以分到的配給絕對讓你食不下嚥。
 
等等給我一隻夢魘,既然他選擇性耳背,我就騷擾到大皇兄用身體慣性記起來為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