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009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寂寞楊柳色

 07.

「古陵先生,有您的包裹。」放下手中流覽到一半的財務報表,古陵簽收了宅配人員按壓電鈴帶來的牛皮紙箱。

頗為沉重的一個方形箱子,古陵比電腦還精密的腦袋立即忙不迭分析過濾裡頭可能的內裝物。

他沒有網路購物的習慣,信件什麼的也直接寄公司,那麼,只剩下一種可能性。

古陵也不急著割開外包裝,就這麼把物品拎回他的琴室,掀開鋼琴蓋,讓錚錚琴音自只縫中流瀉,而後偏頭將智慧型手機挟在肩胛骨與腦袋之間,『你買了什麼?還讓我替你收包裹。』

玄冥溫和的笑聲,自電話彼端溢洩,賴在古陵的耳邊,不肯走了,『你自己親眼見證,不是更好嗎?』

他既沒掛斷電話,也沒停止彈鋼琴的動作,非常流暢俐落地劃開精緻的包裝,『玻璃餐具,雕花玻璃杯和玻璃蛋糕罩?』

古陵不太想認知玄冥心血來潮買餐具做什麼?下廚的人,從來不會是養尊處優的玄冥。事後要幫玄冥清理一片杯盤狼藉,實在太不符合經濟效益了。

『嗯啊,先幫我開門。』玄冥還在笑,站在自家大門口,等著古陵迎接自己。提早過起退休生活的他,連鑰匙也會惡意性遺忘。

頂多,走入古陵或者冰泓所在地,他的弟弟和他的情人身上,都有多的備份鑰匙,玄冥也理所當然不煩惱這種鎖碎的小問題。

聳聳肩,玄冥似乎越來越懂得怎麼使喚他了,果真輕忽不得。

玄冥帶笑的臉龐,清艷似幻,如果不是古陵定力非常人可及,恐怕也要給對方勾了魂,傻傻捧上一切。

不,這麼說不太精確,他的一輩子,早和玄冥溶在一塊兒,不能分離。

「在很有個性的小店裡頭看到的,作工精緻,價格合理,給你和冰泓各寄送了一組,沒想到這麼快就到貨了。」古陵瞥了眼寄送地址,真心不想吐槽對方懶散,這麼一點距離也不自己打包回來就好。

然而,自己放縱玄冥一步一步演化出今日的習慣,古陵也沒打算真的去計較那點小錢。

牽起玄冥,古陵慢慢走回屋內,走向他們的兩人世界。


 

08
 

看了幾眼購物籃裡頭默默多出的波奇棒,抹茶,巧克力,草莓口味都有,古陵不由得斜睨著身旁正愉快端詳新鮮水蜜桃的玄冥。
 
「不吃甜點的你,買這麼多波奇棒做什麼?」雙手環胸,冷覷君子遠庖廚的玄冥,正笨手笨腳挑撿著嬌嫩的水果。
 
玄冥拿起一顆充滿淡雅香氣的瀲紅水蜜桃,獻寶似地湊到他眼前,「這顆怎麼樣,應該不錯吧?買了你會吃,不是嗎?再不然還有冰泓,那孩子喜歡吃甜的。」
 
接過玄冥手中的水蜜桃,古陵略略端詳了會兒,沒有受傷的痕跡,外表看起來圓潤飽滿,這傢伙,總算有一點進步了。玄冥是個生活白癡,雖然工作上精明得很。
 
如果不是隨時隨地都有人看著,他相信那個迷糊蟲遲早會把廚房炸了還是忘記帶鑰匙把自己鎖在門外之類的拼命犯蠢。
 
伸手捏了捏玄冥看不出真實年紀,白皙飽含光澤的臉龐,「買給百里冰泓的東西,你好意思讓我買單?」
 
「正好想到,如果是要買給你的,我會私底下來。」玄冥可擬丹泉石的耀眼紫藍眸子,飛掠古陵十分喜愛的熠熠光輝。
 
這個提前退休的男人,總能恰到好處搔到他內心深處的癢,讓古陵偶爾含恨帶笑之餘,也捨不得掐死玄冥氏。
 
「買麵回去煮怎麼樣?」一面欣賞著古陵挑揀水果快狠準的俐落,玄冥一面興致勃勃地提議。
 
「你別喊著要加餛飩就可以。」有些麵食加餛飩,真心讓古陵覺得詭異了,偏生玄冥樂此不疲,只要給他一碗餛飩,玄冥吃飯看起來就特別香。
 
玄冥嘿然一笑,沒有否認自己的不良意圖。古陵乾脆一巴掌拍上對方的腦門,當作沒看到。
 
不過,他手上的購物籃,還是默默放進了一盒雞蛋,幾包雞蛋麵,還去冷藏區挑選了豬絞肉和雞腿肉,預備等等要給玄冥煮麵。
 
古陵只是習慣性吐槽玄冥不科學的喜好,基本上他還是十分寵溺玄冥的。玄冥只要敢開口,他就有辦法滿足對方。
 
最後結帳的時候,古陵發現除了水果是他原本打算添購的日用品外,其他都是玄冥的臨時起意。
 
提著一整袋沉甸,下次,他還是自己走進購物超市比較實際。

 

 

09.
 
盛夏,蟬鳴唧唧,金黃色的阿柏勒低垂著柔軟的身子,隨偶爾吹襲而來的風,油油招搖,寫下一片詩意。
 
附近有棵盛開的雞蛋花樹,時不時會飄落一朵完整的白金花朵,簪在底下路人的髮上,像美麗的髮夾一樣精緻。
 
風中,花香陣陣,醺人微醉,如果氣溫不是那麼炎熱,似乎就更理想了。
 
玄冥穿著麻質衣料的無袖上衣,手裡拎著一枝蘇打冰棒,慢慢舔著,表情看起來逍遙愜意。
 
他天生怕熱,不太喜愛汗流浹背的感覺,夏天基本上隨時隨地開著強烈空調放送,反正,電費也不是出不起。
 
正巧,玄冥站在雞蛋花樹下,襲來的風勢不偏不倚帶著一朵精巧的五瓣花作小旅行,來到他冰白的髮上,而後,賴著不肯走了。
 
隨即,喀嚓一聲,是平板電腦拍照的聲音。
 
玄冥回頭,淡淡笑罵著,「又拿平板拍我?我怎麼不曉得古陵你有攝影的興趣?」擺明,睜眼說瞎話。
 
古陵當然沒有這種嗜好,那不過,忠實記錄玄冥時光轉走點滴的一種過程。
 
玄冥還處於工作崗位的時候,兩人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古陵偶爾的偶爾,思念猖狂打破天窗時,會藉由自己的平板,撫平相思,不過,驕傲的他不會承認。
 
「別貧嘴問你不想知道答案的問題,不然今晚咱們把冷氣關了。」輕而易舉,狠踩玄冥的軟肋,他有辦法在高溫悶熱的環境下穿著襯衫和西裝外套面不改色,然而,玄冥會崩潰的。
 
有個人,離不開冷氣和冰品,輕而易舉就讓夏天打敗了。
 
玄冥聞言,臂膀主動勾攬了上來,帶點討好的意味兒,親吻古陵的頰,「舒舒服服地享受一個有情調的午後,不是很好嗎?等等,冷泡玫瑰煎茶怎麼樣?」
 
古陵唇彎微勾,沒點破兩個大男人貼在一起很熱的事實,他的腦海中,不過開始勾勒等等佐茶的點心,該使用什麼比較妥當?
 
 

 

10.
 
冰雪白色的腦袋,理所當然枕在枕頭上,靠在古陵的肩胛旁,時不時蹭呀蹭的,一夜好眠。
 
古陵是清醒的,一雙欖綠色的精焊眼眸,盯著粉白天花板瞧。他習慣性醒得早,卻不會在第一時間離開床褥。
 
玄冥這個渾蛋,把他當成強力特效藥,只要睡在他身邊,天打雷劈也叫不醒。不過,換個角度思考,這種離不開自己的無比親暱,對古陵來說非常受用。
 
他的佔有慾很強烈,可不許任何閒雜人等覬覦玄冥!
 
提早被百里冰泓強迫退休的男人,生活愜意又逍遙,總是,非得抱著他到狠踩時間底限的緊湊片刻才肯放手。
 
伸手捏著玄冥翹挺的鼻樑,古陵以安靜了一晚後特別沙啞低沉的醇厚嗓音,懶洋洋開口,「玄冥,你再不鬆手,就準備自己去外面買早餐。」
 
丹泉石一般璀璨耀眼的紫藍眸子,聞言,緩緩睜開,帶著一絲隱約的笑意,湊過來,愉快親了親,「外面的太油太鹹,怎麼比得上古陵你的絕佳風味呢?」這話,一語雙關。
 
一掌拍開玄冥略微不安分,細繭滿佈其上的指掌,「玄冥,你覺得我今天不用上班嗎?」
 
嘿然一笑,玄冥慢慢坐起身來,滑落的薄被,掩不住底下白皙卻是精實的養眼身材。
 
玄冥只是長得漂亮,酷愛衝浪潛水各種極限運動的他,可有一副足以競選健美先生紮實精瘦胴體。
 
從衣櫃裡頭,挑選了一件細條紋的襯衫以及煙灰色的筆挺西裝褲,最後,拎出相當花俏的領帶,玄冥眼中,滿是笑意。
 
古陵睨了某人一眼,玄冥又給他買新的西裝套組,每次都神不知鬼不覺塞進去,隔天再挑撿出來要自己穿。
 
聳聳肩,古陵的回應,不過是湊了上去,給予一個深情的熱吻。
 



11.
 
汪地一聲吠叫,在安靜不已只有振筆疾書刷刷聲的辦公室內,顯得極為突兀。
 
冷氣正在十八度放送,男人癱窩在真皮沙發上酣夢正甜,一件情人的西裝外套披掛,防止著涼。
 
古陵抬眼,從滿桌的公文堆中別開目光,玄冥飼養的小柴犬,沒事,發什麼瘋?然而,丹泉紫的眼眸帶著盈盈笑意,剎那之間,四目相交。
 
「我輕輕拉扯古陵的尾巴,讓牠叫出來吸引你的注意力。」雖說古陵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不過玄冥來他的辦公室用餐午睡還是閱讀的時候,他會撥一部分的精神,擱在對方身上。
 
小柴犬無辜地搖著尾巴,時不時吐露豔紅舌葉,露出無辜的表情示好撒嬌。毛團子基本上被玄冥抱在懷裡,偶爾,還會舔舔玄冥白皙的臉頰。
 
「你打算做什麼樣的解釋?」古陵不太喜歡被打斷工作,斜睨玄冥的欖綠色眼眸,藏著淡淡的不悅。
 
玄冥可不是被嚇大的,他最大的興趣,大概是不著痕跡給古陵找點小小的芢兒,鬥智也鬥力。誰說情人只能甜甜蜜蜜,不能摻雜暗潮洶湧的刺激感?
 
微微一笑,優雅而自信,「只是想告訴你,我睡醒了。」他就是有那個本事和膽量,給古陵拔老虎鬚,這次,古陵會有什麼反應呢?
 
古陵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拿起內線電話播號給西宮弔影,讓自己的得意門生送了下午茶進來。
 
想防礙他工作?古陵的專注程度,絕對不會被任何外力動搖。
 
玄冥愜意吸吮著飄散濃郁茶香的錫蘭奶茶,緩緩切開骨瓷上頭精緻擺盤的焦糖柳橙蛋糕,雖然他不愛吃甜的,不過古陵給他預備的點心,都特別調整過糖分比例,十分合他個人胃口。
 
「下次,給我準備蜜汁燒肉潛艇堡如何?」玄冥要的,當然不是一般的潛艇堡,他要以棕梠糖和蘋果燻製而成的燒肉夾在裡頭的那一種,鹹甜可口,還可以順便餵食自家寵物,一舉兩得。
 
古陵雖然沒有應聲,不過,卻把玄冥的聽進心裡,當他完成進度再度離開文件的時候,玄冥大方湊了過來,無條件奉送自己的笑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