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3294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Citrine Ring

 Citrine Ring
 

艷紅色的髮,散在葉小釵的臂彎間,與他本身一頭雪白長髮混在一起,看似,難以分離。
 
一張東洋艷鬼般的艷治容顏,看不出是男是女,理所當然枕在他的臂膀上,一夜好眠。斂下了眼眸,酣睡的青年,不過,是正要發光發熱的年紀。
 
葉小釵一向非常縱容宮無后,不但有求必應,簡直,毫無天良的溺愛。
 
百里冰泓不只一次小聲抱怨,『葉小釵你不能這麼放縱宮無后,他實在是越來越過分了。』
 
想把全天下的美好都捧給宮無后,也許因為,身為一個不及格的失敗父親,很努力想要彌補什麼的痕跡…。
 
理智上,葉小釵當然明白,不管他付出的再多,終究一廂情願,南星既不會回來,也不會感受到。誰也沒有辦法,永遠將他送活南星還活著的過去。
 
感情上,他卻不忍顫巍巍朝自己伸出雙手,渴望親情的宮無后,一無所有。心疼對方的遭遇,內心的荒腔走板,因此,對宮無后好,葉小釵心甘情願。
 
「小宮,你該起來了,不然和別黃昏的約會,會遲到的。」輕輕拍著宮無后秀氣的臉龐,葉小釵喚得很軟。對待宮無后,他向來姿態柔和。
 
青年軟軟嚶嚀了聲,翻轉過身更往葉小釵懷抱裡蹭去,顯然已經清醒,卻不想離開他身邊。
 
一下一下順著宮無后散開的髮,葉小釵也沒責備,只是靜靜等待青年自己抱夠了,乖乖坐起身子。
 
「先換衣服,等等我幫你梳頭髮,要和別黃昏一起吃早餐的,別讓你的父親等太久。」推推宮無后,青年隨手往一旁的小案一抓,拎著衣服直接開始更換,半點害臊的意思也沒有。
 
早習慣宮無后那些有點出人意表的行徑,葉小釵只是笑了笑,自動歸類成青年孩子氣的占有慾。
 
只是他一直沒弄清楚,一般尋常人家的父子,會這麼又親又抱,夜裡還睡在一塊兒嗎?
 
要外出的關係,宮無后換了件符合他二十初頭年紀的拼接襯衫和刷白窄筒牛仔褲,平時待在雪映鋒決時,他喜愛那種寬大的舊時衣著。理由很簡單,行動越是不方便,葉小釵跟在他身邊的時間就越長。
 
葉小釵是他的,才不讓那個戀兄情節嚴重到無藥可醫的百里冰泓和他搶人!
 
瞇縫著眼,宮無后愉快享受葉小釵幫自己梳髮時,帶著粗繭的指頭,輕輕滑過頭皮的那種愉悅癢麻感。
 
葉小釵簡單為宮無后紮了高馬尾,正值青春年少的大男孩,應該有活潑熱情的洋溢外表相襯。
 
「小宮,你能不能試著喊別黃昏一聲父親?和他相處的時候,自然一點?你們兩個,只是錯過了彼此太久,不代表你和別黃昏,不在乎對方。」
 
讓他一直卡在這對彆扭的父子間當傳聲筒,不妥當也不是辦法。宮無后不能總把他當成擋箭牌,這會讓本來就沒自信的別黃昏,更為怯縮。
 
他對宮無后再好,也取代不了那份天生的血緣親情。
 
 
「如果葉小釵你希望我這麼做,我可以試試看。」空白地太長,宮無后難免有些不確定感,他需要一點可以支持自己的動力。
 
葉小釵,是很好的一個藉口,進可攻,退可守。
 
「我相信,別黃昏很想聽到你親口承認他的父親身分。我先載你過去,再去三餘先生那裡吃早餐。晚上有沒有特別想吃什麼?」替宮無后理了理稍微凌亂的襯衫領口,葉小釵拿起自己的車鑰匙,準備往外走。
 
宮無后顯然還不太滿意,在葉小釵有機會跨出房門之前,冷不防從背後抱了上來,腦袋貼著對方的背脊,不願鬆手。
 
葉小釵暖了自己的目光,拍了拍腰際間白晰卻緊箍的雙手,「希望有一天,小宮你會這麼抱著別黃昏。」

 
餐桌上,琳瑯滿目的豐盛食物,沉默顯示著一位父親精心準備,只求自己的孩子能吃得開心滿足的深刻疼愛。
 
別黃昏為了今天宮無后要過來和他一起享用早點,再一塊兒去看上官圓缺的個人畫展,不曉得失眠了多少的夜晚?
 
紙張上,不斷塗寫抹改的字跡,圈了又刪,刪了又圈,一份菜單,反反覆覆修改了不下百回。想給宮無后一份美好的回憶,別黃昏煞費苦心。
 
質地綿軟滑細,每口都吃得到蔬菜丁的野蔬燻雞烘蛋,充滿異國風情之餘,暖黃色的外觀,讓人有種家的溫馨想妄。
 
翡翠甜豆冷湯,添加鮮奶油與橄欖油,在香滑爽口的滋味裡頭,帶有淡淡的甜氛。那是,屬於一位父親的無語關懷。
 
主食是青醬雞肉捲和橄欖油鴨胸義大利麵,兩個純白大盤,兩種截然不同的口味。別黃昏不確定宮無后喜歡吃什麼,乾脆,準備了各式各樣的菜式,讓宮無后自己挑選。
 
確認了餐點沒有任何疑問後,別黃昏脫掉圍裙,站在穿衣鏡前,床上疊放了好幾件衣物,都是昨晚臨時請痕千古陪他去買的。
 
『噗,不過就是你兒子要回家吃飯而已,怎麼搞得好像要去相親似的?我啊,不管阿摩穿什麼,就算他什麼也不穿,我也會覺得他很帥!』漫不經心把玩著手中的黑貓戒指,心思有時候太過曲曲彎彎的痕千古,提出的意見,絕對讓人啼笑皆非。
 
痕千古不是一個好的商量者,不過,他的品味無可挑剔。替別黃昏選擇的衣著配件,帶著點休閒風格,卻不會讓人感到太過率性而居家。
 
別黃昏一件一件拿起來在鏡前比劃,卻遲遲無法決定他要穿什麼。葉小釵是個天生的衣架子,在對方的面前,別黃昏始終有股說不出的自卑感。
 
兀自胡思亂想之際,門外忽然傳來的剎車聲,讓別黃昏心頭一驚,胡亂穿了件衣服便匆匆趕出去。
 
葉小釵開著銀白色的超跑遠遠而來,將車暫時停在別黃昏的家門口。本來想直接離去,省得宮無后又突發奇想做些讓別黃昏誤解的舉止,然而,他顯然小瞧了宮無后的執著,最後只好苦笑著下車。
 
宮無后臉上,勾勒著猶如偷腥成功般貓兒得意洋洋的一抹淡笑,撲上去用力抱了抱葉小釵以後,才滿意地鬆開手。
 
一回眸,熟悉的黃顏色還來不及遮掩自己臉上的尷尬和苦澀,就這樣,怔然了…。
 
葉小釵忽然有種想扶額的無力感,什麼時候,這兩個人才能坦率地面對自己真正的心意?
 
輕推了推宮無后的背,「小宮,我先離開了。今天一整天,都別打電話給我藉故逃跑,好不好?」低聲囑咐了幾句,宮無后不能每次和別黃昏相處時遇到挫折,就把他搬出來用啊。
 
 
葉小釵揚長離去後,
剩下宮無后和別黃昏兩個大眼瞪小眼誰也沒有先開口說一句話。最後是別黃昏受不了這令人窒息的沉默感靦腆笑著問了一句「賦,不宮無后我們先進去吃飯好嗎?」
 
「你可以直接稱呼我賦兒,每次都強迫自己改口不累嗎?」宮無后不是沒瞧見別黃昏硬生生改口怪異的稱呼背後那份壓抑的悸動他只是一直都不習慣所以不曾糾正。
 
『如果不是抗拒的話,為什麼不讓你的父親嘗試這麼喚著你呢?聽久了也能夠成為你新的習性像我對你來說已經是空氣般自然的存在不是嗎?』
 
霎時,別黃昏露出幾乎不敢置信的神情隨即溫厚卻溫吞的男人在臉上炸裂開了欣喜若狂。
 
看著別黃昏反應這麼大,如此激動宮無后內心盪漾著連自己也不太明白的連一之餘忽然覺得有一點點開心。
 
別黃昏煮了一大桌,那樣的量估計四五個男人吃都還有剩會不會太誇張了點?
 
瞧宮無后遲遲沒有動筷子的意思,別黃昏有點緊張地撓撓頭「賦兒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樣的菜色?如果都不愛吃的話你告訴我你想吃什麼我馬上重新弄。」
 
搖頭,宮無后主動拿起了倒扣的瓷碗「我只是覺得你煮太多了。」
 
主動夾起一塊切成圓弧形的烘蛋,放入口中溫潤的口感讓宮無后感到十分驚奇。原來他的父親菜做得這麼好。
 
葉小釵不太自己下廚的,據說是廚藝普通而三餘的手藝又足以媲美米其林三星大廚因此他經常有機會吃到三餘令人魂牽夢縈的各式菜餚。
 
百里冰泓是個不折不扣的吃貨,總是帶著街坊巷弄裡頭的隱藏版美食過來雪映鋒決讓宮無后總狠狠笑話對方。
 
「很好吃,以後你還願意煮嗎?」沒有特別起伏的嗓音宮無后只是忠實陳述自己的主觀感受。他不能肯定應該怎麼表達最好乾脆實話實說。
 
別黃昏一聽,似乎受到很大的鼓勵連忙點頭如搗蒜深怕宮無后沒有看見「當然好只要你喜歡我隨時隨地都可以做給你吃。」
 
宮無后又盛了半碗翠綠的豌豆甜湯,喝得慢條斯理。他發現別黃昏雙手交叉垂在大腿的位置站著只是看著他吃自己卻一口也沒動「你不吃嗎?涼了以後味道會變差吧。」
 
別黃昏聞言,略顯慌亂地坐了下來想捲義大利麵卻老是弄不好看起來笨手笨腳的逗樂了宮無后讓他忍俊不住笑了起來。
 
清脆的笑聲,如風動琅玕。
 
怎麼覺得,他的父親好像有點呆呆笨笨的和他想像中的不太一樣卻不討厭。保養得宜的臉龐上透出一種意外的嬌憨感可愛得緊。
 
宮無后歪頭想了想,決定遵照葉小釵的吩咐喊喊看他一直很想叫一聲的親密稱呼。別黃昏會不會因此打翻好不容易裝好的義大利麵呢?呵。
 
帶著不易察覺的好心情,以及想惡作劇的心態輕啟的朱唇是父子間曾經破碎的以為喚不回的過往「父親。」
 
那一剎那,被強行崩斷的緣分彷彿在別黃昏忍不住濕潤泛紅的眼眶中重新溫熱了牽掛。
 
別黃昏眼淚幾乎要棄守驕傲的陣地,卻只是強忍著不掉下來。發顫的雙手再也捧不住他的白瓷盤匡瑯一聲碎裂的好徹底他卻不在意。
 
胸口一直壓著的大石,直到此刻才真正如釋重負。那種害怕宮無后被葉小釵搶走卻不敢言說的複雜心情終於像羽化的蝶綻開自己美麗的翅翼不再縈繞春繭。
 
「賦兒,我可以抱抱你嗎?」強制壓制的深層渴望如同衝破歲月匣的兇獸一下子全湧了上來喧囂著自己的真實慾望。
 
宮無后抿著唇,糾結了短暫的時間而後有點僵硬地點點頭。
 
溫暖而輕柔的擁抱,重啟了兒時記憶中的一片獨語塔鈴宮無后彷彿聽見不斷在耳邊迴盪的鈴聲一聲一聲相思聲聲。
 
「我以後,一個星期會回來和你住一天找一天陪你吃飯父親。」雖然喊起來還不太順口不過這是宮無后願意跨出去以後現階段最大限度的努力。
 
「好,好。」內心波濤洶湧的別黃昏一個完整的字句都說不出來只能重複著單詞眼淚在無預警的片刻終究滾落
 
宮無后伸出自己修長的指,試圖抆去對方臉上的淚痕。燙熱的冰瑩接觸到指腹的剎那他似乎有那麼一點點懂了葉小釵說誰也不能斬斷他和別黃昏的血緣天性是什麼意思?
 
「對了,賦兒這個黃水晶鈴鐺給你。你小時候似乎很喜歡這樣的鈴聲所以我買了一個帶在身上。」掌心中的鈴鐺繫繩看得出來頗有年歲是父親帶在身上多年擁有別黃昏記憶與味道的水晶鈴鐺吧?
 
「我沒有東西可以給你,所以我會試著多回家陪陪父親。」宮無后把水晶鈴鐺繫在他的錢包上頭這樣即使他和父親分隔兩地透過風中的傳遞也能一起聽到鈴響聲了。
 
那是,他們對於彼此的思念聲對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