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那個人,還是喜歡在紛飛的細雨中散步,然後不帶傘嗎?

有些病氣蒼白的臉龐,總在看見匆匆跑來為其撐傘的他之後,揚起了十分清麗的細碎笑容,夾雜著無理取鬧又理直氣壯的高傲神情。

都過去了。
  • 83318

    累積人氣

  • 24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草稿04

殊十二,我從來沒有把你看成他。除了固執這一點外,你們沒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知道為什麼我喜歡雪嗎?因為,那讓我想到你,純粹而冰冽,是我眼底飛掠的光明與美好。
 
鏡前,左側鵝金長髮一絲不茍綁成一絡又一絡三股辮,最後高抓到後腦勺位置,散為狂野的馬尾,彷彿刺棘。
 
香檳金色高領真絲襯衫,繞領著貼身皮甲背心,上頭繁複的古典繪花紋,看得人目不轉睛。金屬質感的窄筒長褲,搭配騎士綁帶靴,趁男人一身高挑頎長。
 
往後一倒,殊十二順勢坐上床沿,打開工藝師父找各種理由藉口送給自己的小玩具們,找尋適合的配件。
 
殊十二選擇一枚銀色的小齒輪耳環,以及聽星星說故事的月亮耳骨夾,替換掉自己原先左耳上頭的裝飾。最後,摸出一條刷舊質感的齒輪花槍長項鍊,為自己的打扮,定裝。
 
「和他出去約會,打算去哪裡呢?」抬眼,倚著門扉笑得一臉高深莫測的鷇音,單刀直入,問得殊十二有點困窘。
 
眨眨海藍色的眸,殊十二不想承認得太乾脆,「先生怎麼這麼問?」
 
「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十二平常不會花這麼多心思想自己的衣著,不是嗎?而且,那傢伙對蒸氣龐克的癡迷異於常人。」
 
毫無模糊地帶的解答,讓殊十二的臉頰微微一粉,的確,他很少作蒸氣龐克風格的打扮,除非和那個人,離開工學院的實驗室,外出。
 
「既然你要找他,順便幫我送個小快遞吧。這是他丟失的寶貝和溫柔,我替他撿回來了。」鷇音遞上一柄精緻小巧的金屬器,藏了好幾層的弦外之音。
 
「先生,你是不是,討厭我和他在一起?」這個問題,梗在殊十二心底好一段時間了,他總欲言又止,怕聽到旁人的否定。
 
「十二,你想牽起誰的手,這個答案只有你自己可以填寫。沒有任何一個人,有權利替你決定。」摸了摸青年柔軟的腦袋,鷇音有點詫異,他竟然在不知不覺間,給了殊十二這麼龐大的無形壓力。
 
本來外在的環境就會給予殊十二不但不友善,甚至劇烈壓迫的不可承受之輕。鷇音一貫抱持著樂觀和正面的思維,遙望青年的愛恨癡狂。
 
不干涉,因為他相信殊十二的付出總會有那麼一天,開出燦爛的花季。
 
可喜可賀可憐可恨可愛的,可惜都不可能了。
 
回憶那個人都收好了,淚水漸漸乾了,千紙鶴,飛走了,沿著銀河。最後,只剩下對方一定要幸福的完整祝福,遺留了下來。
 
依依不捨,痛得心如刀割,但,幾次的試探與觀察下來,鷇音能肯定,面對情感不老實的某某人,同樣喜歡殊十二。
 
臨門一腳,需要故作冷漠的兩人,自己創造不顧一切伸手相擁的契機。
 
「好了好了,既然要約會,別愁眉苦臉,自己玩得開心一點,也要注意自身安全。」勾笑把殊十二往大門玄關的方向推,鷇音叮嚀得殷切。
 
受到如此輕鬆的氣氛感染,殊十二一時沒把持住,嗤地一聲笑了出來,「先生,我怎麼覺得,你越來越像葉小釵了?」
 
葉小釵累積多年,沒有機會發揮的父愛,一股腦兒全用在宮無后身上。比血緣關係還要更貼近,比情人還要更親密的相處方式,有時候看得他們這些旁觀者直搖頭,標準的傻爸爸一個。
 
殊十二不討厭鷇音和倦收天對於自己的關懷,比起父親那種恬淡寧靜的禪意式抽象關心,他想,他更喜歡兩人顯而易見的方式。
 
個性體貼又細膩的殊十二,多少察覺倦收天和鷇音對於自己的教育方針有點出入。要做比較的話,倦收天比較放任縱容他,鷇音先生的限制稍微多了一點。
 
不過,同樣出自對於他的疼愛。
 
微皺眉,反駁,「笨蛋爸爸這個稱號,你應該留給黎倦。」
 
目送殊十二離去,一轉身,便讓人勾住頸子激烈纏吻,鷇音的反應,不過放鬆身軀,任由唯一被允許偷襲的那人,毫不保留地擁吻。
 
喘息的低語,沉啞著嗓子,呈現一種截然不同的迷人風情,「這個稱號,我原封不動奉還給你,鷇音。」

 
古銅金SLS AMG Roadster敞篷跑車的駕駛座上,戴著琉金閃耀顏色墨鏡的男人,一臉帥氣地駕駛在高速公路上,一路上不踩剎車,呼嘯而過。在一般用路人的眼底,流下一抹耀眼的虹。
 
副駕駛座上的那一位,捧著小小的點心盒忙不迭進食,放棄吐嘈從遙遠時空破境而來的古人,開車飆得這麼勇猛順手而自然,究竟哪裡不合理。
 
又嗆又跩聽說被戲稱土豪金的倦收天,憑藉一身精妙劍法與內家掌式運動神經是普通人兩三倍不消說,鷇音有點難以形容,前陣子自己收到一張破千萬信用卡帳單時內心的悲涼
 
雖然鷇音擁有好幾間銀行最頂級刷卡額度的信用卡,也很大方地給了殊十二和倦收天各一張副卡,不過一瞬間看到單據上各種驚恐的數字,對心臟的打擊還是太強烈了。
 
最讓鷇音感到衝擊的,不是倦收天花掉他多少存款,他的錢多到再包養時間城主也綽綽有餘,男人一點也不肉痛。
 
鷇音內心糾結的點,在於倦收天刷下一台競速型跑車,這傢伙什麼時候學會開車了啊啊啊啊啊?!
 
捻起一塊櫻粉色澤的馬卡龍往嘴裡送,鷇音仰首靠在皮質靠墊上頭,不再去考慮那些可能讓自己腦充血的問題。
 
用三途忘川水澆灌出來的小麥,精心研制成麵粉,而後送到甜點師傅那裡,揉出精巧可口的小點心,最後,每天給他當零嘴吃著玩。
 
根據某位風趣幽默據說不存在挾怨報復的說法,『這能舒緩你的症狀,不過副作用嘛,你會漸漸地忘,直到再也想不起來任何過往恩怨為止。
 
對了,有可能把倦收天忘得一乾二淨哦。』
 
鷇音很平靜地接受了,如果犯病的次數不要那麼頻繁,所有的人,是不是不用為了他如此疲於奔命?
 
現階段,鷇音還分辨不出來,自己是否遺漏記憶的拼圖?
 
不過他有足夠的信心,相信即使他的腦袋裡一片空白,倦收天也不會讓他真正遺忘。愛情像一本遊記,他的黎倦,會尋找謎語的解答。
 
第一個心願,為你把幸福堆積,天涯到海角,頭髮到呼吸。下一個心願,給你最好的自己。再許個心願,我的愛把你佔領。
 
美麗的歌,幸福的微光,總有一天,會為倦收天綻放。為此,我願意拼了命去闖。
 
 
為了不讓倦收天察覺自己吃的東西可能有問題,鷇音還刻意摻入市售的同款小點心,時不時偷塞一兩塊到倦收天嘴裡,欲蓋彌彰。
 
餵食行為習慣了,造成倦收天美麗的錯誤認知,以為自己喜歡吃些甜膩膩的小東西,有時候倦收天會帶回報章雜誌爭相報導的人氣小點,給他解纏。
 
鷇音必須維持這層假象,在倦收天沒有看見的背後,偷偷把吃不完的塞給最光陰或者殊十二。這兩人一個來者不拒,一個喜歡吃的東西孩子氣。
 
多半時候,鷇音會自己硬塞,因為,那是倦收天無可取代的心意。
 
試問,一個身高超過一百八的帥哥,常常要出入那些女孩子們喜歡,充滿粉紅色夢幻的場所,需要多大勇氣?
 
「時間城主找你的理由?」單手握著方向盤,猛踩油門的凶狠勁兒不停,倦收天由能遊刃有餘伸出一隻厚實大掌,撫摸著鷇音瘦削的臉龐。
 
先生,就算你反射神經過人一等,也不要用這種方式開車好嗎?!小的這輩子沒練武,承受不起這麼大的驚嚇啊。
 
「我借了一架輕航機,可以飛到三餘南國的私人小島去度假,反正十二人在雪國,咱們可以有幾天不受打擾。」話說得委婉含蓄,裡頭旖旎的意味兒卻忍不住讓人聯想浮翻。
 
和三餘相比的話,鷇音在風華奢月上明顯保守許多,只要殊十二在家,他絕對不准倦收天有任何逾越的行為。
 
『黎倦,你該以身作則,而不是上樑不正下樑歪。』
 
「這次,不許再拿十二當擋劍牌。」倦收天當然聽得懂鷇音的絃外之意,側過首,啄了啄鷇音的臉頰,當作前訂。
 
光是蜻蜓點水刷過頰邊,倦收天自然不太滿足,還想更進一步攻城掠地時,卻遭鷇音塞了一顆馬卡龍過來,口味是蔓越莓覆盆子。
 
不怎麼喜愛這種微酸口感的某人,咬了下鷇音修長白皙的指腹,當作甜蜜的報復。
 
正當兩人笑鬧之際,前方卻出現十分驚悚的景象:一輛貨車惡意逼車附近的自小客車,造成小客車閃避不及,整個翻覆到內側車道,讓後面的用路人無法及時踩煞車,連環追撞在一塊兒。
 
首當其衝的自小客車,瞬間的衝力讓車體整個變形,慘不忍睹。一時之間,刺耳而尖銳的各種聲音錯雜,讓鷇音耳膜疼痛不已。
 
「鷇音,報警,叫救護車,我不會讓肇事者逍遙法外。」一個漂亮甩尾,倦收天緊急讓鷇音下車和其他停下來的好心駕駛一起把握黃金時間搶救受困的人,將油門狠踩到最底,追人!
 
鷇音摸了摸一直尾隨在自己身後,不棄不離的深色腦袋,只有自己看得見的,「乖孩子,幫我救人好嗎?他們是無辜的。」
 
點了點頭,來自異界的力量剎那扯開了少說幾噸重的變形金屬,讓其他人能夠順利把傷者拉出來。
 
其中,傷勢最重的是一開始車體翻覆的少婦,頂著六個月的身孕,情況危急。幸好,出事的路段附近有交流道,那一地帶有國立的大醫院能緊急支援。
 
鷇音站在路肩,一顆悲憫的心緊揪在一團,眼神始終不離搶救的醫護人員。
 
「我沒有受傷,只是難免覺得孤臣無力可回天,即便物換星移了,人心的醜陋和人性的溫暖,依然讓我感慨萬千。」感覺到自己的衣袖有些微力道的拉扯,輕得像風,回頭,一張稚氣的臉蛋正看著自己,顯得憂慮。
 
這孩子,是冥界愉快的代理鬼差鄭重其事交給自己,作為他的守護靈,『如果你出事,我很難像親愛的老闆交代。你把這孩子帶著,他能保護你遠離那些該死的惡意。
 
自己小心,冥界理論上不能干涉生人。』
 
當熟悉的古銅金重新映入眼簾,一輛失控的大型連結車,卻飛快朝著鷇音的方向衝撞而來…。
 
 
長河南星對於葉小釵存在著根深蒂固的依戀與遺憾太過強烈的情緒拉扯導致他無法安份待在三途忘川贖罪。
 
代理鬼差溫柔摸著黑色的小腦袋,軟聲開口『南星我讓你跟著鷇音當他的守護靈好不好?這樣一來,你就可以常常見到葉小釵了。』
 
聰明絕頂卻叛逆難搞的孩子,用力點了點頭他渴望著那份豪無緣份的親情,想得幾乎發狂。
 
一聲不能喊出口的父親,究竟要用多少的缺憾和執念才能填補?
 
當連結車打滑失速朝著鷇音猛烈而來時,南星猛然脹大了自己的黑影渾身上下散發著極度暴戾的負面氣息想要,一口張下吞沒整輛車。
 
還沒來得及動作,鷇音連忙捉住南星細小的臂膀握得很緊很緊「南星不可以!如果你這麼做,你要償還的罪孽就更重了。」
 
一聽到要延後與葉小釵相遇,小黑影一下子像是洩了氣的皮球般張起小小的防護網任由車輛失控撞上後再往一旁護欄而去,只是認真確認鷇音子毫髮無傷而已。
 
見倦收天注意到這邊的異狀,南星悄悄縮回鷇音的影子當中,不想被察覺。
 
倦收天瞧見連結車往鷇音猛烈而去時,心臟幾乎被嚇得跳了出來饒是他慣見江湖風浪這麼近距離的劇烈傷害還是,讓他心有餘悸。
 
「沒事吧?」拉著鷇音仔細轉了一圈檢查,確認對方毫髮無傷。如果鷇音出事他不但沒有辦法和三餘交代,更不能原諒自己。
 
按住倦收天的手背,要對方安心「千鈞一髮。」他總不能說自己身邊帶了一個冥界託付的贖罪狀態的魂魄無論如何,都不會是他有事吧?
 
推推對方的背脊「和成主約定的時間快到了咱們走吧這裡交給警方處理沒有問題的。
 
不然,你那輛拉風又帥氣的古銅金SLS AMG Roadster敞篷跑車卡在高速高路上,才會造成迴堵吧。」
 
「話說回來,你和十二到底是近朱者赤?獲這近墨者黑?總覺得你們這對父子,好像共同藏了很多祕密不想讓我知情。」
 
鷇音十分樂見殊十二常常和倦收天膩在一起,有個可以談心的對象。大概覺得他太過嚴肅吧十二在自己的面前總是表現得體舉止優雅,卻太過壓抑。
 
他知道,殊十二私下和工學院院長相處時如果被惹到炸毛青年會直接破口大罵。鷇音不需要殊十二偽裝的柔順,他只想青年無憂無慮。
 
摸了摸鷇音的腦袋,「你多心了。」
 
評良心而論,殊十二的秘密實在太多了讓倦收天根本不曉得要從哪裡坦白?更何況青年總是一臉困擾地詢問他,「鷇音先生是不是不喜歡我很多的行為?」
 
當事人的各自誤解,應該留著自己解決,而不是讓他瞎攪和。
 
「套句你的話咱們今天不談十二就我和你好好渡假吧。」

 
鷇音一臉驚恐望著倦收天全身上下的穿著,活像見鬼似的。
 
倦收天上半身是一件小雨傘拼接襯衫,墨金相撞配色還搭了一條香草白的紳士四分短褲沒有扣上釦子裸露出來的胸前肌理上,掛著一條金燦的太陽造型黃水晶項鍊。
 
「黎倦,你什麼時候買了這身行頭?」南國的沙岸海灘輕鬆適合戲水的裝扮是常態可是倦收天的小雨傘襯衫,實在讓鷇音不太能適應。
 
該怎麼說呢?他無法想像一個平時多半歌德風格繁複打扮的人,突然如此率性又袒胸露乳啊。
 
然而在鷇音稍後見到抱著銀藍小老虎坐在潔白沙灘上任由小老虎毛茸茸肉掌興奮地撲水弄得自己一身濕修長雙腿泡在海水裡頭他特別邀請過來的玄囂太子時眼神已經不是死寂可以形容。
 
玄囂居然穿了和倦收天一模一樣的小雨傘拼接襯衫,不過同款不同色,小太子身上那件是銀藍配色。更弔詭的是連褲子都是相同款式只不過玄囂的配色是明亮活潑的向日葵黃。
 
裸露的胸膛上,掛著不離身據說是用自己最愛的十一哥哥頭蓋骨製作的恐龍骨頭鍊子。
 
橫看豎看,鷇音還真看不出來哪一點不像情侶裝?
 
「玄囂?」倦收天沒想到這麼快又和昔日殺紅眼的寇讎相見他們之間橫亙了誰也不能退讓的深仇大恨即使欣賞對方光明磊落的明快作風卻無法捐棄一切單純當朋友。
 
一頭搶眼蓬草白短髮,搭上天生陰蟄狂妄三白眼的囂張男人衝著兩人咧開了不可一世的笑拍拍懷中小老虎的腦袋臉頰貼著蹭了好一會兒放小傢伙自由玩耍去,「溫翹晚點我要看到你。」
 
起身撥掉身上的白沙「鷇音子邀請我來的要相殺的話滾龍槍隨時奉陪。你還欠了我一場公平的生死以及十一哥哥的血海深仇。」
 
提到玄震時,玄囂眼底飛掠連掩飾都嫌多餘的森冷殺意。六親不認的玄囂玄震是他溶在骨血裡不能相忘的血緣親情。不會有那麼一個人比玄震還要更無條件寵愛他了…。


「玄囂太子如此良辰美景當前你允諾過鷇音不論生死不涉血仇單純來放假的。」見兩人隨時有抽兵器幹架的可能鷇音連忙提說了一句玄囂的承諾。
 
玄囂這人有個優點,一句誓言要守一輩子的。殊十二,我從來沒有把你看成他。除了固執這一點外,你們沒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知道為什麼我喜歡雪嗎?因為,那讓我想到你,純粹而冰冽,是我眼底飛掠的光明與美好。
 
鏡前,左側鵝金長髮一絲不茍綁成一絡又一絡三股辮,最後高抓到後腦勺位置,散為狂野的馬尾,彷彿刺棘。
 
香檳金色高領真絲襯衫,繞領著貼身皮甲背心,上頭繁複的古典繪花紋,看得人目不轉睛。金屬質感的窄筒長褲,搭配騎士綁帶靴,趁男人一身高挑頎長。
 
往後一倒,殊十二順勢坐上床沿,打開工藝師父找各種理由藉口送給自己的小玩具們,找尋適合的配件。
 
殊十二選擇一枚銀色的小齒輪耳環,以及聽星星說故事的月亮耳骨夾,替換掉自己原先左耳上頭的裝飾。最後,摸出一條刷舊質感的齒輪花槍長項鍊,為自己的打扮,定裝。
 
「和他出去約會,打算去哪裡呢?」抬眼,倚著門扉笑得一臉高深莫測的鷇音,單刀直入,問得殊十二有點困窘。
 
眨眨海藍色的眸,殊十二不想承認得太乾脆,「先生怎麼這麼問?」
 
「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十二平常不會花這麼多心思想自己的衣著,不是嗎?而且,那傢伙對蒸氣龐克的癡迷異於常人。」
 
毫無模糊地帶的解答,讓殊十二的臉頰微微一粉,的確,他很少作蒸氣龐克風格的打扮,除非和那個人,離開工學院的實驗室,外出。
 
「既然你要找他,順便幫我送個小快遞吧。這是他丟失的寶貝和溫柔,我替他撿回來了。」鷇音遞上一柄精緻小巧的金屬器,藏了好幾層的弦外之音。
 
「先生,你是不是,討厭我和他在一起?」這個問題,梗在殊十二心底好一段時間了,他總欲言又止,怕聽到旁人的否定。
 
「十二,你想牽起誰的手,這個答案只有你自己可以填寫。沒有任何一個人,有權利替你決定。」摸了摸青年柔軟的腦袋,鷇音有點詫異,他竟然在不知不覺間,給了殊十二這麼龐大的無形壓力。
 
本來外在的環境就會給予殊十二不但不友善,甚至劇烈壓迫的不可承受之輕。鷇音一貫抱持著樂觀和正面的思維,遙望青年的愛恨癡狂。
 
不干涉,因為他相信殊十二的付出總會有那麼一天,開出燦爛的花季。
 
可喜可賀可憐可恨可愛的,可惜都不可能了。
 
回憶那個人都收好了,淚水漸漸乾了,千紙鶴,飛走了,沿著銀河。最後,只剩下對方一定要幸福的完整祝福,遺留了下來。
 
依依不捨,痛得心如刀割,但,幾次的試探與觀察下來,鷇音能肯定,面對情感不老實的某某人,同樣喜歡殊十二。
 
臨門一腳,需要故作冷漠的兩人,自己創造不顧一切伸手相擁的契機。
 
「好了好了,既然要約會,別愁眉苦臉,自己玩得開心一點,也要注意自身安全。」勾笑把殊十二往大門玄關的方向推,鷇音叮嚀得殷切。
 
受到如此輕鬆的氣氛感染,殊十二一時沒把持住,嗤地一聲笑了出來,「先生,我怎麼覺得,你越來越像葉小釵了?」
 
葉小釵累積多年,沒有機會發揮的父愛,一股腦兒全用在宮無后身上。比血緣關係還要更貼近,比情人還要更親密的相處方式,有時候看得他們這些旁觀者直搖頭,標準的傻爸爸一個。
 
殊十二不討厭鷇音和倦收天對於自己的關懷,比起父親那種恬淡寧靜的禪意式抽象關心,他想,他更喜歡兩人顯而易見的方式。
 
個性體貼又細膩的殊十二,多少察覺倦收天和鷇音對於自己的教育方針有點出入。要做比較的話,倦收天比較放任縱容他,鷇音先生的限制稍微多了一點。
 
不過,同樣出自對於他的疼愛。
 
微皺眉,反駁,「笨蛋爸爸這個稱號,你應該留給黎倦。」
 
目送殊十二離去,一轉身,便讓人勾住頸子激烈纏吻,鷇音的反應,不過放鬆身軀,任由唯一被允許偷襲的那人,毫不保留地擁吻。
 
喘息的低語,沉啞著嗓子,呈現一種截然不同的迷人風情,「這個稱號,我原封不動奉還給你,鷇音。」

 
古銅金SLS AMG Roadster敞篷跑車的駕駛座上,戴著琉金閃耀顏色墨鏡的男人,一臉帥氣地駕駛在高速公路上,一路上不踩剎車,呼嘯而過。在一般用路人的眼底,流下一抹耀眼的虹。
 
副駕駛座上的那一位,捧著小小的點心盒忙不迭進食,放棄吐嘈從遙遠時空破境而來的古人,開車飆得這麼勇猛順手而自然,究竟哪裡不合理。
 
又嗆又跩聽說被戲稱土豪金的倦收天,憑藉一身精妙劍法與內家掌式運動神經是普通人兩三倍不消說,鷇音有點難以形容,前陣子自己收到一張破千萬信用卡帳單時內心的悲涼
 
雖然鷇音擁有好幾間銀行最頂級刷卡額度的信用卡,也很大方地給了殊十二和倦收天各一張副卡,不過一瞬間看到單據上各種驚恐的數字,對心臟的打擊還是太強烈了。
 
最讓鷇音感到衝擊的,不是倦收天花掉他多少存款,他的錢多到再包養時間城主也綽綽有餘,男人一點也不肉痛。
 
鷇音內心糾結的點,在於倦收天刷下一台競速型跑車,這傢伙什麼時候學會開車了啊啊啊啊啊?!
 
捻起一塊櫻粉色澤的馬卡龍往嘴裡送,鷇音仰首靠在皮質靠墊上頭,不再去考慮那些可能讓自己腦充血的問題。
 
用三途忘川水澆灌出來的小麥,精心研制成麵粉,而後送到甜點師傅那裡,揉出精巧可口的小點心,最後,每天給他當零嘴吃著玩。
 
根據某位風趣幽默據說不存在挾怨報復的說法,『這能舒緩你的症狀,不過副作用嘛,你會漸漸地忘,直到再也想不起來任何過往恩怨為止。
 
對了,有可能把倦收天忘得一乾二淨哦。』
 
鷇音很平靜地接受了,如果犯病的次數不要那麼頻繁,所有的人,是不是不用為了他如此疲於奔命?
 
現階段,鷇音還分辨不出來,自己是否遺漏記憶的拼圖?
 
不過他有足夠的信心,相信即使他的腦袋裡一片空白,倦收天也不會讓他真正遺忘。愛情像一本遊記,他的黎倦,會尋找謎語的解答。
 
第一個心願,為你把幸福堆積,天涯到海角,頭髮到呼吸。下一個心願,給你最好的自己。再許個心願,我的愛把你佔領。
 
美麗的歌,幸福的微光,總有一天,會為倦收天綻放。為此,我願意拼了命去闖。
 
 
為了不讓倦收天察覺自己吃的東西可能有問題,鷇音還刻意摻入市售的同款小點心,時不時偷塞一兩塊到倦收天嘴裡,欲蓋彌彰。
 
餵食行為習慣了,造成倦收天美麗的錯誤認知,以為自己喜歡吃些甜膩膩的小東西,有時候倦收天會帶回報章雜誌爭相報導的人氣小點,給他解纏。
 
鷇音必須維持這層假象,在倦收天沒有看見的背後,偷偷把吃不完的塞給最光陰或者殊十二。這兩人一個來者不拒,一個喜歡吃的東西孩子氣。
 
多半時候,鷇音會自己硬塞,因為,那是倦收天無可取代的心意。
 
試問,一個身高超過一百八的帥哥,常常要出入那些女孩子們喜歡,充滿粉紅色夢幻的場所,需要多大勇氣?
 
「時間城主找你的理由?」單手握著方向盤,猛踩油門的凶狠勁兒不停,倦收天由能遊刃有餘伸出一隻厚實大掌,撫摸著鷇音瘦削的臉龐。
 
先生,就算你反射神經過人一等,也不要用這種方式開車好嗎?!小的這輩子沒練武,承受不起這麼大的驚嚇啊。
 
「我借了一架輕航機,可以飛到三餘南國的私人小島去度假,反正十二人在雪國,咱們可以有幾天不受打擾。」話說得委婉含蓄,裡頭旖旎的意味兒卻忍不住讓人聯想浮翻。
 
和三餘相比的話,鷇音在風華奢月上明顯保守許多,只要殊十二在家,他絕對不准倦收天有任何逾越的行為。
 
『黎倦,你該以身作則,而不是上樑不正下樑歪。』
 
「這次,不許再拿十二當擋劍牌。」倦收天當然聽得懂鷇音的絃外之意,側過首,啄了啄鷇音的臉頰,當作前訂。
 
光是蜻蜓點水刷過頰邊,倦收天自然不太滿足,還想更進一步攻城掠地時,卻遭鷇音塞了一顆馬卡龍過來,口味是蔓越莓覆盆子。
 
不怎麼喜愛這種微酸口感的某人,咬了下鷇音修長白皙的指腹,當作甜蜜的報復。
 
正當兩人笑鬧之際,前方卻出現十分驚悚的景象:一輛貨車惡意逼車附近的自小客車,造成小客車閃避不及,整個翻覆到內側車道,讓後面的用路人無法及時踩煞車,連環追撞在一塊兒。
 
首當其衝的自小客車,瞬間的衝力讓車體整個變形,慘不忍睹。一時之間,刺耳而尖銳的各種聲音錯雜,讓鷇音耳膜疼痛不已。
 
「鷇音,報警,叫救護車,我不會讓肇事者逍遙法外。」一個漂亮甩尾,倦收天緊急讓鷇音下車和其他停下來的好心駕駛一起把握黃金時間搶救受困的人,將油門狠踩到最底,追人!
 
鷇音摸了摸一直尾隨在自己身後,不棄不離的深色腦袋,只有自己看得見的,「乖孩子,幫我救人好嗎?他們是無辜的。」
 
點了點頭,來自異界的力量剎那扯開了少說幾噸重的變形金屬,讓其他人能夠順利把傷者拉出來。
 
其中,傷勢最重的是一開始車體翻覆的少婦,頂著六個月的身孕,情況危急。幸好,出事的路段附近有交流道,那一地帶有國立的大醫院能緊急支援。
 
鷇音站在路肩,一顆悲憫的心緊揪在一團,眼神始終不離搶救的醫護人員。
 
「我沒有受傷,只是難免覺得孤臣無力可回天,即便物換星移了,人心的醜陋和人性的溫暖,依然讓我感慨萬千。」感覺到自己的衣袖有些微力道的拉扯,輕得像風,回頭,一張稚氣的臉蛋正看著自己,顯得憂慮。
 
這孩子,是冥界愉快的代理鬼差鄭重其事交給自己,作為他的守護靈,『如果你出事,我很難像親愛的老闆交代。你把這孩子帶著,他能保護你遠離那些該死的惡意。
 
自己小心,冥界理論上不能干涉生人。』
 
當熟悉的古銅金重新映入眼簾,一輛失控的大型連結車,卻飛快朝著鷇音的方向衝撞而來…。
 
 
長河南星對於葉小釵,存在著根深蒂固的依戀與遺憾,太過強烈的情緒拉扯,導致他無法安份待在三途忘川贖罪。
 
代理鬼差溫柔摸著黑色的小腦袋,軟聲開口,『南星,我讓你跟著鷇音,當他的守護靈好不好?這樣一來,你就可以常常見到葉小釵了。』
 
聰明絕頂卻叛逆難搞的孩子,用力點了點頭,他渴望著那份豪無緣份的親情,想得幾乎發狂。
 
一聲不能喊出口的父親,究竟要用多少的缺憾和執念才能填補?
 
當連結車打滑失速朝著鷇音猛烈而來時,南星猛然脹大了自己的黑影,渾身上下散發著極度暴戾的負面氣息,想要,一口張下吞沒整輛車。
 
還沒來得及動作,鷇音連忙捉住南星細小的臂膀,握得很緊很緊,「南星不可以!如果你這麼做,你要償還的罪孽就更重了。」
 
一聽到要延後與葉小釵相遇,小黑影一下子像是洩了氣的皮球般,張起小小的防護網,任由車輛失控撞上後再往一旁護欄而去,只是認真確認鷇音子毫髮無傷而已。
 
見倦收天注意到這邊的異狀,南星悄悄縮回鷇音的影子當中,不想被察覺。
 
倦收天瞧見連結車往鷇音猛烈而去時,心臟幾乎被嚇得跳了出來,饒是他慣見江湖風浪,這麼近距離的劇烈傷害,還是,讓他心有餘悸。
 
「沒事吧?」拉著鷇音仔細轉了一圈檢查,確認對方毫髮無傷。如果鷇音出事,他不但沒有辦法和三餘交代,更不能原諒自己。
 
按住倦收天的手背,要對方安心,「千鈞一髮。」他總不能說,自己身邊帶了一個冥界託付的,贖罪狀態的魂魄,無論如何,都不會是他有事吧?
 
推推對方的背脊,「和成主約定的時間快到了,咱們走吧,這裡交給警方處理,沒有問題的。
 
不然,你那輛拉風又帥氣的古銅金SLS AMG Roadster敞篷跑車卡在高速高路上,才會造成迴堵吧。」
 
「話說回來,你和十二到底是近朱者赤?獲這近墨者黑?總覺得你們這對父子,好像共同藏了很多祕密不想讓我知情。」
 
鷇音十分樂見殊十二常常和倦收天膩在一起,有個可以談心的對象。大概覺得他太過嚴肅吧,十二在自己的面前,總是表現得體,舉止優雅,卻太過壓抑。
 
他知道,殊十二私下和工學院院長相處時,如果被惹到炸毛,青年會直接破口大罵。鷇音不需要殊十二偽裝的柔順,他只想青年無憂無慮。
 
摸了摸鷇音的腦袋,「你多心了。」
 
評良心而論,殊十二的秘密實在太多了,讓倦收天根本不曉得要從哪裡坦白?更何況,青年總是一臉困擾地詢問他,「鷇音先生是不是不喜歡我很多的行為?」
 
當事人的各自誤解,應該,留著自己解決,而不是讓他瞎攪和。
 
「套句你的話,咱們今天不談十二,就我和你,好好渡假吧。」

 
鷇音一臉驚恐望著倦收天全身上下的穿著,活像見鬼似的。
 
倦收天上半身是一件小雨傘拼接襯衫,墨金相撞配色,還搭了一條香草白的紳士四分短褲,沒有扣上釦子,裸露出來的胸前肌理上,掛著一條金燦的太陽造型黃水晶項鍊。
 
「黎倦,你什麼時候買了這身行頭?」南國的沙岸海灘,輕鬆適合戲水的裝扮是常態,可是倦收天的小雨傘襯衫,實在讓鷇音不太能適應。
 
該怎麼說呢?他無法想像一個平時多半歌德風格繁複打扮的人,突然如此率性又袒胸露乳啊。
 
然而,在鷇音稍後見到抱著銀藍小老虎坐在潔白沙灘上,任由小老虎毛茸茸肉掌興奮地撲水弄得自己一身濕,修長雙腿泡在海水裡頭,他特別邀請過來的玄囂太子時,眼神已經不是死寂可以形容。
 
玄囂居然穿了和倦收天一模一樣的小雨傘拼接襯衫,不過同款不同色,小太子身上那件是銀藍配色。更弔詭的是,連褲子都是相同款式,只不過玄囂的配色是明亮活潑的向日葵黃。
 
裸露的胸膛上,掛著不離身據說是用自己最愛的十一哥哥頭蓋骨製作的恐龍骨頭鍊子。
 
橫看豎看,鷇音還真看不出來,哪一點不像情侶裝?
 
「玄囂?」倦收天沒想到這麼快又和昔日殺紅眼的寇讎相見,他們之間,橫亙了誰也不能退讓的深仇大恨,即使欣賞對方光明磊落的明快作風,卻無法捐棄一切,單純當朋友。
 
一頭搶眼蓬草白短髮,搭上天生陰蟄狂妄三白眼的囂張男人,衝著兩人,咧開了不可一世的笑,拍拍懷中小老虎的腦袋,臉頰貼著蹭了好一會兒,放小傢伙自由玩耍去,「溫翹,晚點我要看到你。」
 
起身,撥掉身上的白沙,「鷇音子邀請我來的,要相殺的話,滾龍槍隨時奉陪。你還欠了我一場公平的生死,以及,十一哥哥的血海深仇。」
 
提到玄震時,玄囂眼底,飛掠連掩飾都嫌多餘的森冷殺意。六親不認的玄囂,玄震,是他溶在骨血裡不能相忘的血緣親情。不會有那麼一個人,比玄震還要更無條件寵愛他了…。


「玄囂太子,如此良辰美景當前,你允諾過鷇音,不論生死,不涉血仇,單純來放假的。」見兩人隨時有抽兵器幹架的可能,鷇音連忙提說了一句玄囂的承諾。
 
玄囂這人有個優點,一句誓言,要守一輩子的。
 
「既然如此,倦收天,與我競泳嗎?」玄囂不是一個坐得住的人,比起安靜趴在沙灘上曬日光浴,他更喜歡四處活動。
 
衝浪,潛水,還是游泳,他都能夠奉陪。
 
「可以,輸的人上岸後替對方抹防曬油如何?」倦收天聞言躍躍欲試,他同樣不想只坐在沙灘上堆堆沙什麼的,玄囂的提議,正合他的心意。
 
兩人二話不說,小雨傘襯衫脫了就往海裡縱身一躍。三餘的私人小島沙灘乾淨,海水清澈,因此,鷇音不費吹灰之力就能看見矯若游龍的兩個男人,在水中互不相讓。
 
更有趣的是,有五彩斑斕的小魚,將倦收天與玄囂誤認成同類了,尾隨在他們的身後,像拖長了一條長長的彩色尾巴,讓鷇音一時忍俊不住,拿起行李裡頭的單眼相機,記錄下這難得的一幕。
 
他一直隱隱認為,玄囂太子和倦收天,如果不是立場涇渭分明,如果他們中間沒有不可抹滅的血紅印記,一定能成為很好很好的朋友。
 
所以,鷇音才刻意瞞著倦收天特地邀請玄囂一塊兒來渡假。
 
不動武也不談論血仇的話,兩個人肯定能和平相處,相知相惜,鷇音如此虔誠相信著。
 
一個眨眼,骨子裡頭一樣高傲的兩個人已經游得不見身影,只有靠近岸邊的妍麗珊瑚礁,在水面底下油油招搖著自己絢爛的身姿。
 
現在的他沒辦法做劇烈運動,因此,鷇音愉快把小腿肚以下的部分泡在沁涼的海水當中,愉快欣賞著珊瑚礁附近的小小繽紛生態。
 
玄囂的銀藍小老虎,歡脫地一路沿著沙岸踩水,來到鷇音身邊的時候,也不怕生,直接用自己的絨毛小腦袋,蹭著鷇音的褲腳。
 
「沒記錯的話,你是玄囂貼身侍衛的元神獸,對吧?」抱起他一直很感興趣的貓科動物,鷇音乾脆把小老虎放在自己的雙腿上,有一下沒一下搔著對方下頷,拍著小動物的背脊。
 
小老虎懶洋洋地伸長自己的四肢,趴著不動,任由鷇音撫摸了好一段時間,而後溜開鑽進玄囂扔在沙灘上的小雨傘襯衫裡頭,在一陣不明顯的小小騷動過後,幻化成俊美儒秀的年輕男人。
 
溫翹坐在離鷇音一定距離的地方,神秘優雅卻是明顯保持著疏然退離的界線,披著玄囂的襯衫,淡然開口,「我不是穎初的貼身侍衛,他是我的信仰,我的兄弟,我能笑著說,無畏世路多顛簸,從未放手過的對象。」
 
多半沉默以對的溫翹,該捍衛他與玄囂之間無懈可擊的關係時,他會,挺身而出。
 
溫翹沒有出現很久,當兩人一路飆泳回來的時候,鷇音身邊,只剩下一只搖著自己尾巴,蟄伏乖巧等待玄囂折返的巨型兇獸。
 
兩人幾乎是同時上岸的,這樣,算是平分秋色吧。
 
鷇音微笑遞上大毛巾給倦收天擦拭身體,而後看著玄囂帶著一身水珠,直接過去摟抱自己的大老虎。
 
「如果不分勝負的話,三餘事先預備了豐盛的烤肉食材,我們一起來生火準備晚餐如何?」
 
倦收天臉上,明顯綻放著光彩,這更讓鷇音堅信,找玄囂一起來玩,是最正確的選擇。

 
「你可以不要一直盯著我瞧嗎?看再久我也不會變成你心目中那個靈心無垢的寶貝學生。」身邊的人,打量的視線實在太過放肆而赤裸,殊十二最終投降似的,開口提說。
 
那人,臉上帶著好看的綻放笑意,「他從來不作蒸氣龐克的打扮,單純是十二你穿很好看很有型,才忍不住多瞧了幾眼。」
 
饒是沒想到對方如此大方稱讚自己,殊十二年輕俊秀的臉龐微微一粉,安靜了。
 
他的確是因為那人迷戀蒸氣龐克,才開始涉獵這一塊,一點一點添購類似的衣著配件。

 「我有時真覺得,會喜歡你大概是腦子燒壞了。」殊十二面對那人時,說話其實不太客氣的,在對方面前,所有的恭謙都太多餘。
 
那人仍舊笑著,主動拉起殊十二的手,慢慢往飯店外開始落雪的微冷夜空走去。道路兩旁,除了高大的銀白冷杉外,地面上,悄悄被點燃一盞又一盞暈黃搖曳的燭火。
 
「這是雪上燭火路,那孩子一直想來看一次的,想不到最後,我卻拉著你一起來。」語氣聽不出是緬懷還是其他,那人臉上的微笑,一直一直沒有停下來過。
 
「你又想把我當成他的替代品,所以才堅持要跑這麼一趟嗎?」忍著沒有甩開對方冰冷的手,即使他知道,會得到一個什麼樣的答案。
 
搖搖頭,「怎麼會呢?如果我把你當成他,並不尊重你們兩個是獨立的個體,不是嗎?
 
無論如何,既然來了,就陪我一起賞雪吧。」
 
那人一向非常不老實,然而,殊十二卻捕捉到這番談話中,曲折婉致的幽深疼痛,以及,模模糊糊的真心。
 
嘆了口氣,殊十二收斂起自己面對那人時,不自覺會跑出來的尖銳感。是啊,既然都特別跑到雪國了,他為什麼要繼續荼毒自己,不好好玩一場呢?
 
總有一天,我絕對會逼你老實承認自己喜歡我的,無衣師尹!
 
暗自許下了承諾,而後,殊十二拉著對方,一起迎向漫天紛飛的雪白晶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